全国算命价格联盟

【宜嘉/范二/珍七】等风也等你(九)

楼主:斯年之祜 时间:2019-01-16 06:48:16


等风也等你
09


   bambam发现事情不对的时候已经两天以后了。

  林在范从去了段氏以后便没有在去过东皇,所以bambam自然的认为林在范是因为时间长了,对王嘉尔的新鲜感过了。

  给段宜恩的汇报短信上也只有简单的一句,正常工作,候场。

  也不知是王嘉尔直到最后一刻的掩饰太好,还是根本就没有人真正的去关心他,竟没有人察觉到他的消失。

   bambam被突然闯进的楼层负责人吓了一跳,刚想开口训斥,但是见他慌张的模样还是压下了刚刚一瞬间浮躁的心情。

  “怎么了?慌慌张张的成什么样子。”

  “经理,王嘉尔不见了!”楼层负责人心惊胆战的禀报给bambam。

  “不见了?!”bambam也因为突如其来的事情乱了阵脚。

  “什么时候不见的?有没有给他打电话,员工宿舍有没有人?还有他同屋的室友呢?知不知道他在哪?”bambam强制自己冷静下来,想到了暂时所有能联系到王嘉尔的方法。

  “经理,全都联系过了,都不知道他去哪了。”

  “什么时候不见的?”bambam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而负责人的话也证实了他的预感。

  “可能,已经两天了。”

  “两天了为什么现在才来报告!”bambam突然的吼声惊了负责人,吼完的bambam气愤的将办公桌上的文件扫落到了地上。

  负责人站在对面不敢出声,bambam通知过他时刻注意着王嘉尔,有什么事及时向他汇报,而他的一时疏忽不知道造成了这么大的错误。

  bambam突然跌坐在了偌大的老板椅上,右手捏了捏皱着的眉间。

  “你出去吧,去财务那领了这个月的工资以后就不用来了。”

  “是。”楼层负责人如临大赦的退出了办公室。

  bambam看着走了的负责人,一阵叹息。

  心想,他是走了,可我怎么办。

  bambam拿起手机,拨通了段宜恩的私人号码,若是办公室里有人,一定能看见bambam握住手机那只手在微微颤抖着。

  正在美国开会的段宜恩看到了bambanm的来电,想了一会才接通。

  “怎么了?”段宜恩低沉的声音通过手机传到了耳朵里。

  “段总,有件事要向您汇报。”

  bambam的声音比以往多了低沉许多,段宜恩自然也听出了不同之处。

  “什么事?”

  “王嘉尔不见了。”

  “王嘉尔不见了?怎么回事?”段宜恩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霎时全身的气场变得凌厉,那些大块头老美都低着头不敢出声。

  “就是,今天楼层负责人来汇报说,王嘉尔不见了…”

  “我知道不见了!多久了,有没有去找!”

  “大概…两天了,还没找到。”

  “两天…”段宜恩想着这两天收到的短信,怒极反笑“bambam,你真是好样的!我回去之前你找不到王嘉尔,你知道你会去哪。”

  段宜恩挂了电话,转身抬脚就走,扔下了一屋子老美面面相觑。

  “段总,我们现在这是…”特助跟在段宜恩身后小心翼翼的开口。

  “去调美国的私人飞机过来,半个小时内我就要走,我不管有什么问题,搞不定你就给我滚!”

  “是。”

  段宜恩已经很久没有像这样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特助慌忙的去联系私人飞机的管理员,去机场的路上,段宜恩身上透出的低气压充斥着整个车子,特助坐在副驾驶焦心的等待着消息。

   铃声响起来的时候,特助悬着的心也终于回到了肚子里。

  “段总,飞机准备好了,我们到了就能起飞。”

  “恩。”   

   下了飞机的段宜恩直奔东皇,bambam从接到段宜恩特助的电话就站在东皇门口等着段宜恩。

   一边焦急的等待调查的结果,一边煎熬的等待段宜恩。

  段宜恩到了东皇,下车以后看了一眼bambam,没有出声,径直的走进东皇,bambam跟在段宜恩后面,汇报着调查来的结果。

   bambam汇报完以后,跟在段宜恩身后,低沉的气压自然也延续了一路。

  最后的调查结果就是,王嘉尔曾去过林氏集团,回来后就不见了。

  林在范听着金有谦汇报着关于段宜恩的行踪和他让bambam调查王嘉尔的事。林在范脸上略带着些嘲笑。

  “我知道了,你去把事情处理好吧,尾巴什么的…”

  “少爷放心吧,不会被发现的。”

  “嗯,你先去吧,我自己待会。”

  “是。”

  看着金有谦出去以后,林在范才拿出手机拨通了王嘉尔的号码。

  “喂,嘉尔,怎么样?还好吗?”

  “我还好,那个…不是说送我出国的吗?”

  “哦!这个得等一段时间,你也知道,你不见了段宜恩一定会找你的。所以你先在那呆一段时间,等段宜恩放弃寻找了,我在送你出国。”

  可是最后林在范还是低估了段宜恩对于王嘉尔的执着。

  “哦,林总,那个…这里是只有我自己住在这吗?”

  “怎么了吗?”

  “我…有点害怕…”

  王嘉尔有些软糯糯的语气逗得林在范发笑。林在范克制的笑声从电话那端传过来,王嘉尔听着,尽管没有人看见也还是红了耳朵。

  “那个,林总,没事我先挂了。”

  王嘉尔红着脸不好意思的就要挂电话,林在范也意识到王嘉尔的不好意思,克制住了自己的笑声。

  “嘉尔,等一下。”“如果你要是害怕的话,我等一下过去陪你。”

   知道王嘉尔知道要说什么,林在范先一步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的林在范看着手机,低下头的瞬间嘴角挂上了笑,直达眼底。

  林在范在公司百无聊赖的等到了下班的时间,提起西装就要走,金有谦却突然推门进来告诉林在范说林父打电话说要林在范今晚回老宅。

  林在范盯着金有谦,金有谦一脸坦然的接受着林在范的审视。

  “走吧,回家。”‘家’字被林在范咬的极重,略显凌厉的眼神从金有谦身上划过。

  林在范回了老宅才知道林父打的什么名堂,推门进去就看见了屋子里一个背影苗条的女生和一个雍容华贵的中年女人坐在林家的沙发上。

  林父和那个中年女人聊的开心,一旁的女生好像在笑。

  林在范皱着眉进了屋,金有谦跟在后面。

  “爸,叫我回来什么事啊?”林在范吊儿郎当的往林父对面的一坐,右腿往左腿上一搭,右腿时不时抖动。

  “你这小子,看看你这什么样子!”果真林父一看林在范这幅模样,也不顾有没有外人就吼了起来。

  “你给我好好坐着!”

  “哎呀爸,我什么样您还不知道嘛,有什么事您就快说,我还有一个局呢。”

  “你!”林父将要说出口的话憋了回去,指着林在范“你过来,见过你张伯母,这是你伯母的女儿,你们年龄相仿,认识一下。”

  林在范嗤笑,叫他回来果然是这个目的。

  “哎呀,爸,认识什么呀,不是一路人就别硬往一起凑了呗,这位美女我看,真是一个温婉贤淑,什么什么的人啊,哎呀,我这样的怎么配的上人家呢。”

  “没事了吧,没事我就走了啊。人家一堆人等我呢。”

  林在范站起来就要走,林父也跟着站了起来。

  “你给我站住!”

  “什么事啊?”林在范一脸不耐烦的样子转过身。

  “吃顿饭再走!”

  “吃什么吃啊!我在家吃了一会还能吃进去吗?一会还得喝酒呢!”

  林在范吊儿郎当的样子彻底惹怒了林父,林父走到林在范面前。

  林在范一脸痞笑的样子,和林父一脸愠怒样子形成了对比。就像父子俩人的关系一样,表面看似亲和,实则波涛汹涌。

  原本有些阴郁的天气已经开始下雨,林在范出了林家,支走了金有谦,独自开车去了东皇,本想着去喝点酒,谁知走到一半突然雨势骤急,也开始打雷。

  林在范突然想起来王嘉尔的那通电话。也没顾得上规则直接调头往王嘉尔的暂住的别墅驶去。

  林在范开车到别墅的时候雨下的极大,天上的雷打的轰轰作响。

  林在范没有撑伞,急急忙忙的跑进别墅。

  别墅里没有开灯,林在范打开客厅的灯才发现客厅里的落地灯被绊倒。

  林在范以为出了事情,急急忙忙的呼喊王嘉尔。

  “嘉尔?!嘉尔!你在吗?”

  “嘉尔?!”

  林在范边喊边朝卧室走去,卧室的门虚掩着,林在范推开门就看见了床边蜷缩一团的王嘉尔。

  林在范慢慢的走过去,王嘉尔的头埋在膝盖中间,传出来细微的抽泣声。

  林在范蹲跪在王嘉尔身侧,将王嘉尔揽了过来。

  “没事了嘉尔,没事了,别怕。”

   王嘉尔的手用力的攥住了林在范的西装,嘴里低声说着什么,哭声也变得大了些,好像有了可以依靠的人要把自己所有的委屈哭出来一样。

  林在范听着王嘉尔低声嘟囔着什么,低下头凑近王嘉尔,王嘉尔的头埋在林在范的肩膀处。

  林在范听清了那句话,将王嘉尔搂的更紧了些,没有出声一下一下拍着王嘉尔,希望能安抚他的情绪。

  窗外的雨下的更大了,雷声也更响了些,房间的两个人一个还在安抚,一个已经稳定了情绪昏昏欲睡。

  “段宜恩,我害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