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算命价格联盟

九天之云滚滚下垂之今世前缘

楼主:问道 时间:2020-11-21 16:27:24


点击「上面的问道」可快速关注
微信号:gyyxwd

家:【2012】夕楊醉了 


        九天之上,南天门前,一位身着金碧黄袍的年轻儒生停步于此,对着前方抱拳朗声说道:“小生只想求得一枚金丹来救我的结发妻子,还请诸位神将大哥能够让出一条路来。”


        前方紫气升腾之处,隐约可见有天门而立,天门周遭闪烁着金光,使人心神向往。门前有数位身披银甲的神将昂然而立,为首一人皱了皱眉眉头,儒生的那句话如同钟声般在耳边回响不觉,显然是加了神通在其中,看来这儒生乃是修为高深之士。


        可那又如何?天规就是天规,千年前有只猴子自持有几分修为就视天条如无物,可下场如何?


        神将面色冷峻道:“六道轮回,凡人生老病死皆有定数,若是下界人人都可起死回生,六界必然大乱!念你一身修为来之不易,你现在回头还不晚,若是还要执迷不悟,天规必不容你!”说完后,神将手腕一抖,手中长戟光芒四射。


    “唉...”儒生闻言后低叹一声,随即眼神渐渐凌厉起来,自修道有成以来,他一直秉承斩妖除魔之道,先灭妖皇,后屠狂狮,前些时日就连凶名响彻十州的吞天巨魔也是死在了自己手中,若论功德,自己早已能位列仙班,只是人间如此美好,叫他如何舍得?


        可惜他爱妻乃是肉体凡胎之躯,又非修炼之人,如今寿元已尽,虽说自己如今修为通天,也只能护住她的肉体不衰不腐,却留不下她的魂魄,若想救活她,非天上金丹不可。金丹对修炼之人本就有增强修为的奇效,对凡人更有延年益寿起死回生之效。


        若是能够得到金丹,便可救活她。


        我曾经魔挡杀魔,若是如此的话,今天..就来一次神挡杀神吧。


        儒生缓缓抬起右手,一柄带有奇异火焰纹路的扇子凭空出现,朝着天门方向猛然挥下,一抹璀璨红光刹那间爆射而去。神将早有防备,手中长戟猛然一震,长戟带起金光与爆射而来的红光迎面相撞。


        轰....一声巨响过后,那名神将的身影如同陨石般倒射了出去,连撞着身后几人一同摔进了身后天门中,消失不见。。


        只是一招,儒生就击败了先前那些高高在上的神将。他的神色很是平静,仿佛先前发生的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儒生深呼了一口气,脚下微微一动,便闪进了天门中。


        ······


        过了天门便是云霄宫,放眼望去尽是金碧辉煌的宫殿楼阁,宫殿之间有紫气缭绕,仙气袅袅,只是下一刻这一派祥和之象便被几道沉闷声响打破了。


        只见几位神将躺在地上痛苦的哀嚎着,身上原本银光锃亮的铁甲此时也不知为何破烂不堪,露出里面的贴身衣服散发出衣物烧焦的味道。


        一位儒生模样的年轻人在旁边默然而立,年轻人目光眺望着远方,随口问道:“要如何才能得到金丹?”模样狼狈的神将吐出一口鲜血,讥讽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待会儿诸神来了,你便会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的可笑!”


        儒生闻言后笑了笑,说道:“诸神?没关系,待会儿你见到我与他们交手后就不会这么说了,那时你也会敬我如敬神。”


        神将依旧是讥讽的笑容:“你知道刀砍多少人后会卷刃么?嘿嘿,刀是没有骨头硬的。三十万天兵,你能打多少个?”


        儒生笑了笑,没有答话,抬头望向前方,远处一个黑点不断放大,顷刻间便到达了眼前,一尊长着翅膀的伟岸身影腾空而立,来人是雷神,声音如洪钟:“来犯者何人,胆敢强闯天宫,可是知罪?”只是话音落下后并没有人答话,只有一道刺眼的红光袭来,雷神双拳猛然砸下,几息热浪过后,红光便渐渐湮灭而散。儒生挑了挑眉头,仅凭肉身就能破掉这招举火焚天?雷神之威倒是名不虚传。


        “哼”雷神冷哼一声,爆喝道“区区一介散仙,也敢挑战天庭的威严?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说罢,雷神双拳上开始有雷霆汇聚,将这片天地照亮出一片惨白之色。


        儒生面色仍是平静如水,那招举火焚天不过是他的举手之力罢了,收拾小鱼小虾自然不在话下,被雷神破去也不足为奇。既然雷神自持雷霆之力,那便粉碎他的依仗便好。


        儒生浑身气势一变,原本束在脑后的长发此时已随风狂舞,之前还书生模样的年轻男子此时却是睥睨天下的姿态,一道道雷电不断地自脚下蔓延至全身。雷神望着眼前气态大变的年轻男子也是一惊,此人竟然也懂得运用雷电之力!?莫非。。


        刹那间两人便撞在了一起,引来一阵地动山摇之势,雷光充斥着整片天空,轰隆声不绝于耳。。


        嘭的一声,一道人影擦着地面倒滑出去数十丈远,直到撞在宫殿上面又是引来一阵大地晃动才停了下来。定睛望去,败下阵来的竟然是雷神!旁边的神将此时内心满是骇然,若论战力,雷神在天宫中绝对属于一流高手,此时面对眼前这年轻男子也不过是一合之众?这男子究竟强到了什么地步。


        儒生缓缓压下身上狂暴的雷霆之力,对着远处的雷神抱拳道:“承让了。”儒生面色依旧是一片平静,高手过招,一招就败下阵来的人未必就比胜利者弱上多少。


       远处雷神缓缓起身,神色尽是萎靡,沙哑说道:“刚才你那一招可是名为力破千钧?”儒生神色一正说道:“莫非你见过此招?”雷神苦笑道:“百年前就见过,那同样是一位天纵之才,此招正是那人与我交手时所悟,所以才能引出雷电之力。后来也见其他人用过这招,只是都未得其精髓,威力并不如何,今天在你这里,算是重温了下此招百年前在那人手中的威力。”


        儒生闻言后睥睨一笑:“多谢雷神的抬举,只是小生今天伤人并非本意,只想求得金丹一枚,回去救我那结发妻子。”


        雷神神色再次严厉道:“若是今天由了你,坏了轮回因果不说,此事若是传了出去,那下界修为有成之人岂不是都要要争着抢着来天庭求金丹?”


        儒生听了后并未答话,只是他不曾后退一步,已是表明了他的态度,雷神叹道:“我既然拦不下你,自然也不会再拦,只是如今动静已惊动玉帝,你好自为之吧,现在速速退去,或许还来得及。”说完便转身离去。


        儒生向着雷神离去方向微微弯腰,施了一礼,不论如何,雷神也是一片苦心。只是自己心意已决,若是不能复活爱妻,我纵然修为滔天,也惶惶不可终日。


        扬名万古,白日飞升,长生不老,不及你嫣然一笑。


        ......


        天宫的大地再次开始震动起来,似有万人齐动。举目眺望,远处黑压压一片,细细看去,竟然全是密密麻麻的人影,这岂止是万人?远处隐隐有战鼓声传来,一身披金色战甲之人带头领军,正朝着这里急速逼近。


        带头之人正是名震三界的战神。见到如此阵仗,儒生的面色依旧平静如水,仿佛面前数以万计的天兵和名震三界的战神并不足以给他带来什么麻烦。


        不过数息后,天兵就已经到了跟前,战神眼神如刀锋般锐利,直视着儒生道:“强闯天门,打伤诸神,已是经死罪,你若是自废修为,我倒是会向玉帝求情饶你一命。”


        年轻人不知何时又恢复了儒生的模样,闻言后摇头轻轻笑了笑:“这不是我今天来这里的目的。”


        战神此时眼神却是柔和了一些,说道:“救你妻子未必只有此条路可    行,你妻子乃是生老病死,魂魄自然是到了地府去投胎转世,你若是到地府求个情,虽说不可逆天而行,但未必不可得知你妻子下一世会生于何地。”


        儒生对着战神弯腰一揖到底:“多谢战神点拨之恩,只是我即便找到下一世的她,她也不再是她了,那就是另外一人了。”


        战神感叹道:“好一个痴情人,可天规不可违,数千年来,天规可曾绕过谁?你想要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天庭来逆天改命,那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说罢,战神举起手中战斧,隔空重重砍下,一道长达数十丈的精纯罡气划破空间朝着儒生射去,儒生避也不避,只是单手掐了一个印决,脚下生出一道太极阴阳图,周身空间出现一道金色的灵力罩子,将自己保护在了其中。


        嗡。嗡。。罡气劈在了儒生周围,却被那金色罩子给挡了下来,战神见状,又是连挥几道罡气,却还是一一被那金色灵力罩子给挡了下来。战神乃是以力证道,这数道罡气寻常时就算一流高手都不敢硬抗,眼下却被他一人给挡了下来,此人还真是手段颇多。


        战神见自己奈何不得此人,便单手抬起,身后天兵皆是作冲锋之态,随着一声令下,天兵开始变换阵型,将儒生渐渐围了个水泄不通,今日无论如何,也要将此人留下!


        儒生见状后,手中印决开始连连变换,这片天地间的温度陡然上升,不过数息后,天上云雾也开始渐渐泛红,下一刹那,一道火圈自儒生周围不断扩大,直至数百丈大小,将刚刚列好阵型的天兵逼退的七零八乱,火圈泛着恐怖的温度,突然又是一阵变换,化作无边火海,将儒生护在其中使人无法靠近。


         战神此时的表情凝重无比,天庭已经数百年未曾遇到过如此强劲的敌人,此人精通道家神通,先前那灵力罩子想来便是无上神通金身不灭!刚才那一手更是火族的看家本领炼狱火海,听闻此招练至大成者足以焚天煮海,看此人的功力想来也差不多了。


         此时天空漫天火海,一切都变成了火红之色, 宛若末日。正当天庭这边情势危急之时,一道低沉的喝声突然响起:“冰封千里!”话音刚落,天空竟然飘起了大雪,并夹杂着凡间从未有过的冰寒之气与下方火海相冲,不时的发出嗤嗤之声,不过一盏茶的功夫,火海就已经迅速的褪去,直至完全熄灭。


        “是水神!”众人见状,都是热烈的欢呼着,从南天门被破到现在,天庭这边一直都处于下风,如今总算扳回一局,他们自然是兴奋至极。


        一旁的战神见状,一直紧绷的身体此时才渐渐放松了下来,那儒生模样的男子虽说一身道行深不可测,可所修灵力在五行之中属火,算是在道家五行之内,那自然就有相生相克之道,天底下,哪有绝对无敌之人?


        儒生见状后挑了挑眉头,对面此时强者云集,又有能克制自己法术的人,看来此战难度乃是生平所见了。可那又如何,为了她,一切都是值得。


        一身穿蓝袍的高大身形缓缓落在了战神身旁,正是水神。水神开口说道:“一介散仙也敢视天规如无物!今日必要你付出代价!”声音冰冷至极。


        儒生轻笑着摇着头说道:“如果我那又土又胖的兄弟还在的话,他一定会让你闭嘴的。不过没关系,今日我亲自来便是!”


        “狂妄的小子!”水神一脸怒容,随即大喝一声:“搅海翻江!”天地间顿时被白色寒气所笼罩,天河自虚空中滚滚而来,继而凝为一道道冰柱带起极寒之气射向儒生,儒生脚下幻化出一道火红色阴阳图,阴阳两鱼化作两团火球围绕儒生周身急速旋转着,生出一道道火光将飞袭而来的冰柱尽数阻断,可毕竟水克于火,虽说火光将冰柱打落了下来,却无法完全蒸发寒气,依旧有不少寒气侵入了儒生身上,僵持不过一炷香的功夫,儒生的衣衫上已经结了一层厚厚冰霜,而火光也远远不及先前明亮了。


        儒生再次将袭来的冰柱击碎后,浑身灵力一震,身上所附寒冰纷纷化为碎片掉落下来,若是如此下去,身体必会被寒毒入侵而无法动弹,儒生脚下生风,顿时拔地而起向九天之上飞去,水神见对方落了下风,顿时士气大涨,忍不住仰天长啸,大声喝道:“哪里走!”说罢手中印法一变,天河之水顿时宛若活物,化作两条百丈水龙直追儒生而去!扶摇直上九万里!


        九天之上,儒生猛然止住身形,单手作掌,遥遥对准下方整个天宫,大声道:“天地含悲!”


        刹那间天地突变,轰。。九天之云滚滚下垂!下方两条百丈水龙蓦然崩散而落,重新化作滔滔天河,却止不住的沸腾起来,引起一阵阵滔天巨浪,将天兵诸神拍打的如小船般飘摇不稳,天河之水皆立!


        吱。。吱。。几道尖锐的划破空气声从头顶传来,仰头看去,一道近百丈大小的金色灵力掌印正急速落下,此掌先前还未拍下就能引得天地异象,若是任它拍下的话,整个天宫岂不是都要坍塌掉!


        眼看掌印即将落下,在众人即将绝望时,九条金龙突然凭空出现,带起耀眼金光冲向了那道从天而降的掌印,顿时天地间一片惨白,狂风骤起,连周围声音都是听不真切。


        良久后,这片天地渐渐恢复了平静,众人连忙查看情况,只见天空中有一串蓝色的珠子静静漂浮着,“那是定海神珠!”哒..一道落地声响起,正是那儒生降落在了不远处,紧接着,一身穿紫金龙袍的修长身影也落了下来,众人见到这个身影时,才反应过来:“是玉帝!是玉帝的九龙真气与定海神珠救了我们!”


        儒生此时面若金纸,显然是几经大战后,体内灵力已是消耗殆尽,但仍是固执的说道:“参见玉帝,小生..小生只想求一枚金丹救我那妻子,求玉帝成全”声音较先前已是虚弱了许多。


        不远处一身形修长的男子悬空而立,面若冠玉,目若朗星,身着紫金龙袍,闻言后只是抬了抬眼皮淡淡说道:“别不识抬举。”此人正是主宰三界的玉皇大帝!


        顿了一顿,玉帝继续说道:“你可是知道,天上一天,地上一年,你觉得自己从南天门打到这里已经过去多少个时辰了。”


        轰..儒生闻言后身形一震,顿时如遭雷击,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半晌后,他颤颤巍巍抬起手,抚摸着眼前的空气,眼神温柔,像是在抚摸她的脸庞。


        玉帝冷哼一声:“大闹天宫,此乃死罪,原本是要你魂飞魄散,念你在下界降妖除魔有功,也算我正道之人,就留你魂魄,但活罪难免,死罪难逃。”


        说着这里,玉帝目光闪了闪,对旁人说道:“将他修为废除,打入地狱,与他妻子一同投胎。”


        “是,遵命!”


        凡间,一颗耀眼流行划破天空,坠入一座小镇之中。


        ......


        天地悠悠,日月如梭,十八年后。


        中州,揽仙镇,一名青年从武器铺里走了出来,手里拿了一把兵器,掂量几番后,大笑着转身而去。


        一座别致的小院子里,一名身着古朴长袍的道人躺在椅子上,优哉游哉的喝着茶水,忽然有清脆的声音自院子外面传来:“多闻道长!多闻道长!”


        道人听到叫喊声起身后笑着应了声:“怎么了小家伙儿?”


        一名青年兴冲冲的跑了进来,脸上尽是得意之色:“威扬武器铺的老张听说我要外出寻师修炼。便送了我一把趁手的兵器,哈哈!”


        道人听了后笑着摇了摇头,叹了一声道:“你现在的生活可是很不错,跟我每天品两三盏茶,下四五盘棋,多好,你真要放弃这般惬意的生活去寻求那渺茫的大道?”


        青年闻言后眉头一挑,撇嘴说道:“男儿在世,自然是要有一番作为,唯有如此才不枉来世上走一趟!我虽然无父无母,在揽仙镇吃百家饭长大,但我人穷志不穷!”


        多闻道长闻言后脸色复杂,问道:“你准备什么时候出发?”


        青年眼睛发亮的说道:“就今天,我去和小蝶道个别,然后就走。”


        多闻道人点头不语,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镇子小河边,一处长着绿油油小草的土地上,一身形婀娜的妙龄女子在这里来回踱步,似有心事重重。


    “小蝶!”听到叫喊声,女子惊喜的抬头,却见到青年手里握着一把兵器。刚才还满是惊喜的女子此时却是泪眼梦朦胧:“你真的要走了么?”


        青年望向女子,眼中闪过丝丝柔情,但很快又被坚韧之色所掩盖:“虽然这一别不知道要何年何月才能相见,但你要相信我,等我学有所成之时,一定回来找你!”


        女子欲言又止,待你名满十州,与我当歌纵马?可我只想嫁衣红霞,与你看十里桃花。


        也罢,也罢,男儿志在远方,我岂能太过自私?


        青年鼓起勇气,将女子轻轻搂在了怀中,闻着少女身上的芬芳味道,他心中突然莫名一痛,竟生出一种再也不愿放手的冲动。


        不知为何,他泪流满面。


        ......


        他还是离开了。


        君不见,人憔悴。 


(完)



你可能错过的精彩

我只为玩家代言 薛之谦宣布代言《问道》全品牌|【有真相】忍四强们很久了!!|视频】全民PK线下活动那些事儿~|【有图】不仅仅有小师妹!|四强决最强!是谁?!|全民PK赛抽奖开启!|感恩节活动|登场!!!真人版四强!|真人版四强,即将现身!|全民PK8强之路,有些遗憾。|你们都给我小心点!|自选礼包豪礼派送|关于我们的全民赛,2年都是16强的历程|道姐答疑|【有奖活动】道友故事汇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