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算命价格联盟

消灭书荒||那个夜晚,真是太特么刺激了……

楼主:天才小毒妃 时间:2020-09-04 07:29:21


等待《天才小毒妃》第二部的日子里,看看这本小说吧!




第1章 重生,草包小姐


突如其来的胀裂撕痛伴随着阵阵冰冷袭来。


帝扶摇脑子一下子清醒,还未睁眼一股恶臭扑鼻而来。


明眸睁开,映入眼帘的是个破旧发臭的草棚,简易的栅栏遮不住冷风的灌溉,吹得有些摇摇欲坠。


“哼哼……哼哼……”


一只肥头大耳的母猪哼哧哼哧翘着鼻子,尖锐的獠牙拱咬着她的后背,帝扶摇心头大惊连忙从地上爬起,环顾周遭,发现这是个臭烘烘的脏污猪圈,一堆杂草上还睡着几只小猪崽。


“雾艹!这怎么回事?”


帝扶摇下意识低头扫过自身,干煸四季豆似得瘦弱身子骨上,穿着很久没换洗过的脏污粗布麻衣,两条手臂上布满了青紫交错的鞭痕,一看就是长期虐待产生的伤痕。


瓦特?


她堂堂国际顶尖杀手,身材曼妙,肤如白雪,怎么会变成这副鬼德行?


诡异的是,她记得自己在金三角暗杀国际大毒枭时,被最信任的伙伴背叛,炸的粉身碎骨了啊!


怎么会一醒来就被猪给拱了?


正当她疑惑不解时,突然,黑暗中传来了两声急促的脚步。


长期的职业杀手生涯习惯告诉她,来者不善!


帝扶摇警兆突起,就这那杂草顺势躺下,两眼一闭,像死尸似的假寐。


“五小姐有令,把这贱婢带去兽室!”


猪圈外,丫鬟春喜捂着鼻子,趾高气扬地命令一个壮汉。


“是!”壮汉点头哈腰,迅速翻进猪圈,厌恶地看了眼躺在杂草上的丑八怪,鼓起勇气打横扛出。


一路颠簸。


百思不得其解的帝扶摇,在壮汉的肩膀上继承了一段陌生记忆。


原来她之所以会诡异的出现在这,是因为自己的灵魂重生附在了异世同名同姓的小姑娘身上。


这个极其富有玄幻色彩的世界,叫做碧天大陆,原主便是其中南玄国炼药世家,帝氏家族的庶出四小姐,身份卑贱样貌奇丑且不谈,三岁天赋测试,结果为天生死血脉,不得修炼元素之力,自此就被帝家弃如破履,不管死活。


帝扶摇微微勾唇,前世自己为杀伐果决的顶级杀手,不想重生却变成个废柴。


也许是上天重新给她一次任我逍遥的机会。


丑又如何,不过皮囊而已!她才不在乎。


废柴又怎样,哪怕拼全力她也要逆境重飞!绝不做那鞋履之下任人踩踏的蝼蚁!


如今她已非昔日草包,谁敢欺负她,特么的她照死的虐!


在春喜的带路下,壮汉扛着她来到兽室门外。


此时,门外已站着五六个浑身珠光宝气的世家小姐,为首的是个年龄约莫十四岁的少女,一身娇俏水嫩的粉红罗裙装扮,发髻上几支金簪十分晃眼,娟美脸蛋上噙着一抹趾高气昂的篾笑,正是帝茯苓。


“五小姐,草包已经带来了!”春喜狗腿地说道。


“我去,好臭呀,这哪是人,分明是臭猪一头嘛!”其中一绿衣少女捂着鼻子嫌恶道。


帝茯苓娟美脸蛋上闪过一丝狠毒,欢快地提议:“想不想看臭猪和闪电豹的大对决?”


假寐的帝扶摇一听,心头简直哔了狗了。


这小姑娘也忒狠毒了吧!漠视人命,为了解闷玩乐,居然要把她扔进兽室和魔兽对决。


说得好听是对决,说白了就是她被虐!


原主这副破烂身子,要是进兽室,不死也要变残废了!


“把臭猪扔进去!”帝茯苓冷口下令,围观的少女们嬉笑着,一脸蠢蠢欲动看好戏的姿态。


春喜上前将兽室门打开,壮汉扛着帝扶摇大步走去。


正当众人翘首以盼好戏上演时,变故却在须臾间陡然发生了。






第2章 反攻,以牙还牙


只见壮汉后背人影一晃,一条大长腿猛然朝春喜踹去,快狠准的速度让春喜始料未及,正中要害,一个踉跄竟被踹进兽室中,大门吱呀关上。


谁也没看清发生了什么,兽室中便传来春喜惊恐万状的惨叫声,“啊啊啊救命——”


声音由惨变弱,最后只听得魔兽囫囵吞食的声音。


一条鲜活人命就此没了,围观少女们惊得面面相觑。


当看见壮汉身后那条如鬼魅般的娇小身影时,帝茯苓脸色一变,握拳怒叫,“帝扶摇你个贱婢,滚出来!”


该死的废物!害她失去一条听话的狗就算了,竟敢坏了她的兴致!不可饶恕!!


“五妹,叫姐姐我有何事?”


轻松戏谑的语气从帝扶摇口中发出。


站在她身前的壮汉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只见一张无比可怖的阴阳鬼脸就横在眼皮子底下,当即尖叫一声,吓得屁滚尿流地逃走了。


“谁是你这贱婢的五妹,敢坏本小姐兴致,叫你生不如死!”帝茯苓小脸上满是怒气,啪地一声抽出条浑身布满细针的软鞭来,狠狠朝她挥去。


帝扶摇轻扯嘴角,诡魅的笑意里,眼光越渐凌厉,犹如出鞘的利剑,射向帝茯苓。


她的眼神森冷得宛若是毒蛇之眼,帝茯苓只觉后背猛然蹿过一抹寒气,下意识往后退了步。


“该死的贱婢!你敢瞪我?!”


惊觉自己堂堂二阶元素师竟被一介草包给吓住了,帝茯苓脸色难看,用尽全力将长鞭狠厉甩出。


皮鞭带着凛冽的啸声直向帝扶摇。


布满银针的软鞭,一鞭下去,不但会皮开肉绽,身上还会留下无数细微伤口,痛到令人无法忍受。


众人翘首以盼针鞭落在帝扶摇身上。


然而,帝扶摇却反手稳稳接住了软鞭,尖锐的利针刺入她的小手里,她竟置若罔闻,连眉宇都不曾皱一分。


帝扶摇巧目笑兮,似乎感觉不到丝毫痛意一般,笑容极其和善,配上那张阴阳鬼脸,友善之中透着一丝丝的邪恶:“这种玩法太无聊了,来,换一种,让姐姐我教教你,什么才叫真正的生、不、如、死!”


帝茯苓目瞪口呆,却容不得她回神。


鞭子尾端被帝扶摇蓄力一拉,帝茯苓措手不及,被大力的惯性拉倒在地,软鞭脱手而出。


“欺我者,以牙还牙,千倍偿之!”


甜美的笑声自耳畔响起,却让帝茯苓硬生生的感觉到一股寒气,一条阴影破空袭来,啪地一声,重重狠厉地打在她身上。


瞬间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你个贱婢不想活了,竟敢打我!”帝茯苓痛得尖叫,当即甩手朝帝扶摇怒砸出数个火球。


谁知帝扶摇身法极其敏捷,闪避开熊熊火球之际,那凛冽针鞭还如落雨般一一打在她身上,根本容不得她丝毫喘息机会。


啪!啪!啪!


帝扶摇落鞭收回时手法奇特,当银针刺入帝茯苓的肌肤中时,她并不急于将鞭子收回,而是用力一拉,刹那帝茯苓的皮肤被拉出无数道深深的口子,血肉模糊,鲜血狂飙,别提有多血腥骇人了。


围观的世家小姐们着实吓住了,纷纷逃难般躲开,生怕那血鞭子殃及池鱼。


那绿衣少女反应倒也敏捷,厉眼瞪大,嘴里念出一串咒语,将自身契约兽召唤而出,轻斥道:“敢欺负我的好闺蜜茯苓,赤雷猫,灭了这只臭猪!”


声音一落,一头浑身汇聚着诡异电光的赤雷猫凭空骤现,它龇牙咧嘴狰狞可怖,利爪猛拍,刺目的雷电激烈迸射,挨着即伤。


帝扶摇眼前不禁一亮,饶有兴味地勾起嘴角。


碧天大陆的每个元素师都可以和魔兽缔结契约,当然,宿主实力越大,契约兽的战斗力就越强,反之宿主能力稍弱,很可能会被契约兽反噬。


绿衣少女是二阶元素师,但这头赤雷猫为三星,实力高于宿主,它刚被召唤出,绿衣少女就脸色微白,额头上冒汗,明显是快驾驭不住的模样。


帝扶摇邪邪地勾起唇角,对着这头满身戾气的赤雷猫,笑眯眯地十分不雅的竖了个中指,“病猫!”


“喵!”赤雷猫哪容得被一介废材羞辱,发出尖锐的咆哮,电光更加激烈迸发,它龇着锋利尖牙朝帝扶摇狠狠撕咬去。






第3章 威胁,表演臭猪


盛怒下的赤雷猫让绿衣少女不禁脸色巨变,耳边突然响起爹爹的叮嘱来。


“月儿,不到性命攸关时万万不得召唤契约兽,除非你晋升到三阶,否则一旦驾驭失控,很容易被反噬。”


她刚才一时情急忘了爹爹叮嘱,现在才猛然想起。


可被帝扶摇故意激怒的赤雷猫此时正在怒头上,哪还理没能将它驯服的宿主。


契约兽力量越大,宿主越不能操控,受到的创伤就越重。


绿衣少女只觉体内力量正源源不断的消逝,脸色煞白,站都站不稳了,大口喘着气。


电光石火间,众人只见赤雷猫扑杀到帝扶摇的身上,数息混战,混乱之中隐隐夹杂着狠厉的杀气,隐约有几道白光混入其中,白光所到之处赤雷猫避之不及,正叫帝扶摇抓住时机频现杀招!


帝茯苓踉跄着身子勉强站起,一看自己被打的浑身是血,小脸阴沉,淬毒目光死死盯着正与赤雷猫混战的帝扶摇,粉拳紧握,都快捏出水来了。


帝扶摇一个废物,今日怎么一改平时唯诺怯弱的性子,她清晰的感觉到,从这贱婢身上散发出的森冷杀气,仿佛只要她愿意,自己随时可能丧命于此!


这种感觉令她不禁有种毛骨悚然的骇怕,浑身的剧痛更是清晰告诉着她,帝扶摇变了,完全变了个人!


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觉得冥冥之中有人在帮帝扶摇!否则她一阶未到的废物,怎可能和赤雷猫纠缠如此!


“喵——!”


突然,赤雷猫发出凄厉惨叫。


众人看去,只见一只布满伤痕的小手竟将赤雷猫狠狠擒住了。


废物竟然徒手擒住了三星赤雷猫,简直骇人悚然!


“住手!”绿衣少女见契约兽被擒,只觉一阵目眩天转。


帝扶摇一手扼住赤雷猫的脖颈,笑了,那张丑陋的阴阳鬼脸上勾着诡魅灿然的笑容,和善得简直要人命。


“请问这位嘴巴比茅坑臭的小姐,刚才叫谁臭猪呢?”


“我、我……”绿衣少女神色心虚,吞吞吐吐起来。


两眼巴巴担忧地看着恶魔手中的契约兽,这可是爹爹好不容易从暮色山脉捕获来的赤雷猫啊,才缔结契约半月有余,若是契约兽出事,那她作为宿主也定会受创。


“想让它活命么,知道怎么做吧?”


不怒自威的戏谑语气令人后背发寒。


绿衣少女急了,企图念动咒语抢回契约兽。


帝扶摇嘴角含笑,缓缓收紧了力道,赤雷猫挣扎不休,那凄厉的叫声更凄惨了。


突然,一股阴寒强大的气息从暗处浮动出,帝扶摇明眸微眯,冷锐眼光射向暗处,却见那空无一人,仿若只是她的错觉般。


绿衣少女又气又急,骤然不甘愿,也只能咬牙低下高傲的头颅,不甘说道:“你想怎样?”


“嗯……”帝扶摇表情认真而好奇,“我从没见过臭猪什么样哦,要不你表演示范一次?”


绿衣少女气得瞪眼:“你别太过分!”


“契约兽死亡会给宿主带来不可磨灭的受创,到底是什么样的受创呢,我很好奇哦!”帝扶摇脸上是标准无公害的笑容,却能让人硬生生的感觉到一股阴气森森的冷然。


“帝扶摇,你可知这位小姐是洛家的掌上明珠洛飞月!”忽地,一旁的帝茯苓冷冷开口,淬毒的眼神里带着丝丝威胁之意,“如果洛小姐出了丁点岔子,十个你也不够赔!”


洛家和帝家是世交,关系很铁,但又关她什么卵事?


帝扶摇一脸无辜地说道:“请洛小姐来家里的人是你,如果出了岔子,该赔的是你吧,五妹?”


帝茯苓被她伶牙俐齿的反击气得一阵语塞。


谁知帝扶摇根本不打算放过她,笑容和熙道:“五妹和洛小姐关系这么好,为了你,洛小姐都把自己心爱的契约兽召出了,想必五妹也愿意为了洛小姐而告诉姐姐我,真正的臭猪是什么样的吧?”


帝茯苓怒了,脱口而出地吼道:“帝扶摇你别得寸进尺!是她自愿召唤的,干我什么事,凭什么叫我表演臭猪!!”


“茯苓你……”洛飞月难以置信地看着她,厉声呵斥:“我是为了帮你才召唤的,想不到我自以为的好闺蜜居然这么对我,帝茯苓,你太让我失望了!”


帝茯苓急切地解释,“飞月你是我最好的姐妹,我怎会陷你不义!”


洛飞月冷笑道:“那好,你把我的契约兽拿回来,我就相信你!”






第4章 智障,莫大耻辱


帝茯苓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着实下不了台。


和洛飞月闹翻对她绝对有害无益,可赤雷猫在帝扶摇这个贱婢的手上,适才就见识过她狠毒手段,现下哪敢上前要?


再看帝扶摇一手掐着赤雷猫,神色惬意,姿态潇洒,哪有昔日怯弱如鼠的模样?


“什么姐妹情深,都是骗人的!帝茯苓我再也不会帮你传递信件给我哥哥了!”洛飞月看着犹豫不决的帝茯苓,眼光嘲弄,亏自己还把她当做姐妹,现在看根本就是自己傻!


帝茯苓一听急了,连忙拉住洛飞月的手,企图上演姐妹情深,却被她一脸嫌恶地闪开。


“帝扶摇,你到底想怎样?!”帝茯苓甩脸怒视。


至始至终都如局外人般看着‘姐妹情深’的帝扶摇,笑意和熙,极其无辜,“我没看过臭猪,就想知道臭猪长什么样嘛?”


她执拗的偏要看高高在上的帝茯苓表演臭猪,一旁的世家小姐只觉得很是刺激,个个瞪大眼看着。


“呵,有趣。”淡若缥缈的声音忽的传入帝扶摇的耳朵,混杂着赤雷猫尖利凄惨的叫声,只一瞬就没了踪迹,仿佛是她幻听般。


帝茯苓愤恨的瞪着她:“帝扶摇,我会让你后悔的!”


帝扶摇却一脸良善无辜的笑:“不好意思,你姐姐我的字典里没有后悔这两个字,不过像是痛不欲生、生不如死这类的词语倒是很多,五妹要试试么?”


“你!”帝茯苓气得几乎咬碎银牙。


为了嫁给心上人,必要的牺牲是值得的!


帝茯苓狠了狠心,当着众目睽睽,膝盖缓缓弯下,两手撑地,作出爬行状,在地上来回爬了一会儿,正欲拍拍手站起时。


冷不丁的声音顿时扣下。


“要生动形象,声情并茂才算过关哦。不知道的还以为五妹你在表演智障脑残呢。”


此话一出,旁边的世家小姐们实在憋不住了,哈哈笑作一团。


帝茯苓满腔怒火恨不得全部发泄出来,可看着帝扶摇手中那只被掐的快要断气的赤雷猫,再瞅瞅她的‘姐妹妹’洛飞月阴沉沉的脸色,她只得咬牙再度匍匐在地,来回爬动之时还得发出几声酷似猪叫的哼哧声。


众小姐更是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帝扶摇眉宇微微一挑,看着学猪走路、学猪哼叫、学猪满地打滚的帝茯苓,唇角戏谑地勾起,“啧啧,要是把五妹放到猪圈里,可真和那些小猪崽分辨不出谁真谁假呢。”


耻辱!简直是莫大的耻辱!


帝茯苓低着头,眼底全是一片骇人恨意。


洛飞月一心全然都在赤雷猫上,心疼得看着快被掐得嗝屁的契约兽,眼巴巴地恳求道:“帝四小姐,我错了不该乱说话,能不能把契约兽还给我?”


“当然,我说话算话。”帝扶摇笑眯眯道,将手中之物抛了出去。


奄奄一息的赤雷猫在半空划出一道优美弧线,然后,砰然砸落在帝茯苓身上,一挣扎,刹那鲜血如雨般降落,从头到脚洒了她一身血迹狼狈。


所有人目瞪口呆,见鬼似的看着血腥的这一幕。


帝扶摇风轻云淡地扯了扯嘴角:“不脏,如何叫臭猪?”





欲知后事如何,戳“阅读原文”就知道啦,周五愉快!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