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算命价格联盟

执手相看,谁料是,当时空许此生诺——小剧场越剧《洞君娶妻》赏析之芷兰心事

楼主:越聚大台州 时间:2019-10-01 11:03:34

越聚大台州

点击标题下蓝色「越聚大台州」可快速关注

“越聚大台州”致力于打造台州最齐全的越剧资讯交流平台。

一周戏讯预告,请回复“1

每日演出剧目,请回复“2

越剧演员风采,请回复“3”  

剧团招聘演员求职,请回复“4”  

各剧团演员阵容及联系方式,请回复“5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菜单栏。




沅有茝兮澧有兰,思公子兮未敢言。

——《九歌  湘夫人》


古村桃源那片土地啊,湘沅水脉,河流澄澈,夹岸芳草鲜美。此中的少女,名唤芷兰,虽然幼失双亲,却有淳朴的乡邻抚养,更有苦良大哥照顾倍至,亲如自家兄长。

这方水土这方人,养育她渐渐成长,她仿佛溪谷边的香草香花,枝条柔和、香味淡远,纵使无人亦自芳。她是那样与众不同,有着与生俱来的香草美人气质。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僴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诗经 卫风 淇奥》



学《诗》的少女,芳心悸动,诗里说,世上有这样一种奇男子,人们称为君子,想起来不禁霞晕羞红,脸颊烧得滚烫,若有此般君子与自己相遇那该多好呀,君子啊,他在哪里……


她的君子不是那些普通的桃源少年,她的君子尊贵威严,她的君子身姿翩翩,她的君子玉质彬彬,她的君子文采斐斐,他有精湛的学问、温润的品德。


流光似水,白天,少女常常在回漩的水边,等她梦中期盼的君子前来。夜晚,少女独对自叹,鸾镜朱颜惊暗换,空度这年华。凤有凰、鸳有鸯,自己却像一只美丽而孤单的神鸟,只有梦中,多少回与她的君子邂逅相逢、执手并肩。



对鸾镜,遣春情,

少女迤逗羞霞晕。

幼失双亲一孤女,

孤影寂寞到天明。

诗中君子梦里相逢,

玉质人儿心内邂逅。


忽来一阵脆响,有人轻扣门扉。门启处,不正是魂牵梦萦的君子!


虽然这场景想了几百遍,每天似乎在梦里显现,此刻,他就真真正正立于眼前,是真、是幻。他听到了她日夜的叹息吗?他听到了她声声的心跳吗?


她深深一揖,唇齿间迸出一声“君子”~他会喜欢她这样唤他吗?……他是喜欢的!

他像一座高山,她盈盈仰止。“君子怎么会来到此地?” 

他回应说,是心有所思。难道思的就是芷兰……





爰采唐矣,沬之乡矣。云谁之思?美孟姜矣。期我乎桑中 ,要我乎上宫 ,送我乎淇之上矣。

——《诗经 鄘风 桑中》


他把她比作古美人,他好似看穿了她少女迤逗思念难禁。君子说:芷兰眉淡,若画远山,更添妩媚。他为她画眉,她的心跳得咚咚响,躲无处躲,藏无处藏。




野有蔓草,零露瀼瀼。有美一人,婉如清扬。邂逅相遇,与子偕臧。

——《诗经 郑风 野有蔓草》





他说她的眼睛像嫩绿春草上缀满的露珠,那般明澈晶莹。她心绪婉美、情思流转,禁不住偷瞧他,眼光交汇顾盼处,他的爱悦之情分明,抵挡不住。老天垂顾,她朝暮思盼、日夜对着倾诉心曲的君子,竟就在眼前,这爱情突然就真切地降临到她身上了。依偎在他身旁,不禁颤抖与汗涔。她多么想时光就这样停滞。这是不是一场梦啊,如果是,那就让梦再久一些吧。

四目相对,两心愈近。斜倚轻偎,情味愈浓。

欲将红帕赠予为媒证,这叫她如何启口……哎呀呀,顾不得了,“这红帕赠予君子!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云在天兮鱼在水,

长相依兮无绝衰,

器已具兮炊已熟,

日将出兮偕同归。



亲赠红帕一方,愿它长入君之怀。十八年光阴飘零太久,何枝可依,何处可归?君子回应她情深一吟。茫茫人海,而能获此因缘邂逅,是芷兰何等幸事也。她在他目光里沉沦、温暖里融化。她的画眉人柔情与共、此生堪托。此刻,与君子揖手欲诉,倒不如缄默以对。




天高

云轻

鱼欢

水清

待他

安排



左邻右舍搀扶着,她被接来了热热闹闹的新房,与她的君子成亲了。孤女从此得遇一心人,只愿长长久久与郎君厮守到白头。

郎君他今天是怎么了,傻郎,说的都是些直白不雅的村里话,新婚大喜,他一定是欣喜太过了。吾郎……

啊,错了!

不、不、不,一定是错了,她的郎君一霎时怎么成了苦良大哥?她不信,明明郎君接了红帕,昨夜他手心的温热犹在她的指尖,他答应她长相依、偕同归,他对她说过的那些话,不是梦啊。


苦大哥说“老牛下了地,耕就耕到底,不兴反悔的。”这是苦大哥的新房,迎亲、拜堂、喝交杯酒的,都是苦大哥,而今木已成舟。誓约非儿戏,老天为什么捉弄伶仃孤女身在此中,无力回天,何处去寻郎君,……

苦大哥说的那些,吃饭、穿衣、金银,他都算得很清楚,够吃够穿不用愁,可她一点也听不下去。

“苦大哥,谢你一片好心。可是我的红帕已赠予了我的心上人,一位君子。苦大哥,芷兰对不住你。”




她只想见君子,想念他对她说话的样子,他说她像端庄的古美人,他说她的眉像淡淡的远山,说她的眼像清澈的露珠。

苦大哥拿出了红帕,可是红帕怎么就到了苦大哥手中?君子他把红帕赠予他人?!芷兰不由得一阵心口疼痛,呆立无助,忽地眼前一片漆黑。



芷兰昏沉沉一病不起,这思念成疴,无处寄托。她止不住地追问,郎君还会来吗?思念郎君的情意支撑着她,可是这思念成空,又是阵阵心痛,要见她的郎君还能成真么。

朦胧胧,复梦复醒,大哥不离左右,日夜悉心照料病中的自己,恍惚间,又仿佛郎君的气息缭绕,支撑着醒来,分明是大哥,难却大哥这份情义,想要去寻觅郎君,又去向何处,若是离开,大哥又会怎样难过呢……

郎君他真的不来了吗?





是大哥回来了吗?昏昏沉沉怎么仿佛看见郎君的身影,熟悉又陌生。


真的是郎君,郎君的神情怎么没有初见时那般熠熠光彩,芷兰心里一阵狂喜,依偎在他身旁,依然醇厚柔润暖心怀,这重逢扑面而来,忽而转成一阵酸楚涌上心来。


“吾郎。你终于来了……”


“吾郎可知,三月未见,翻天覆地,芷兰……已成苦良之妻!为什么不早些来,如今才来,叫芷兰如何相对?”



方尝重逢喜,骤然把誓违。

深情变绝情,爱妻送他怀。



“我在来的路上遇见了一个人,遇见了苦良。”


郎君从哪里来?苦大哥他又去往哪里?郎君说起苦大哥的桩桩往事,那样历历在目,平日里大哥的好,芷兰都不曾挂心,他周到、细致、体贴。郎君说,苦大哥算得是一个温温热热实实在在知心人,可亲可近可依靠,说他会是个好丈夫。可是芷兰对苦良大哥实无男女之情,此语闻之心惊,芷兰只愿生生死死与君同在。


郎君说让芷兰忘了他,可这盟约怎可轻言忘记?怎忘得了初见之时怦然情动;怎忘得了执手相约永厮守。如今,他不是来践盟的,是为了来告诉她大哥的好,把她托付给他?既然他来不是为了来接走她,若是要舍弃她,他为什么还要来见芷兰?



“不要说了。老牛下了地,耕就耕到底。”郎君脱口而出,此话与苦大哥一模一样。他顿觉失言,她惊疑重重,他到底是谁?郎君难道自己说的誓言也忘记了?她追问他,还记不记得当初画眉时曾说过的话?还记不记得当初深情吟唱那一曲?



为什么他要苦劝芷兰做大哥之妻?他步步后退,他眼神里是痛苦与纠结。


她声声追问,他打开装了泉水的葫芦,犹豫着。他还是喝了那泉水,他又说起那些芷兰最难忘的话。芷兰的眉,淡如远山,更添妩媚;芷兰的眼睛,像嫩绿春草上缀满的露珠,那般明澈晶莹……

郎君他既然没有忘记誓言,却还说芷兰与大哥可以白头到老,长长久久。而与他郎君,却只能有一日。芷兰唯愿与她的君子在一起,哪怕只有一日。



未尝片刻情滋味

纵使寿长又如何


她情切切追问他誓言,执手盟誓难违,赠帕情深难舍,若与君分离,恐性命难久。

见她这般,他不再说和苦良大哥长久的话。他约她,明日日落之后,桃源洞里,这一回,他要堂堂正正娶她,让芷兰心甘情愿嫁他。

他脸上的笑意掩不过苦涩。这一回君子真的要娶芷兰了,不应该高兴吗?可是芷兰心中六神无主。……




苦大哥


郎 君



芷兰真的要嫁给君子了,忘记了自己思念成病,一针一线赶绣一件新的嫁裳,可是,止不住地泪湿红妆。


大哥这一夜去了哪里?听左邻右舍说,大哥去了桃源洞里,桃源洞?为什么也是桃源洞?我要去洞里,大哥!郎君!……



一瓢甜酒甜心头,

满盛欢喜贺新俦。


芷兰丢魂落魄来到古洞旁,迎风独立的不正是她的郎君。


这桃源洞里,究竟是人间还是世外,与郎君是梦醒还是重逢,究竟郎君是大哥,还是大哥是郎君?


“吾郎!~” 她口唤一声,肠断寸寸。“芷兰等着你来迎娶了!”


吾郎,芷兰知道,你……”


郎君酿了一坛酒,与芷兰同饮。


郎君说:他就是她日思夜想的君子,这第一瓢酒叫合卺酒。饮了这酒,就像这二瓢,连为一体,芷兰与君子二人就真的是夫妻了。芷兰要好好感受这情深滋味。


郎君说:芷兰有位亲如兄长的苦良大哥,这第二瓢酒叫离别酒,饮了这酒,就忘记过去,从头开始。芷兰就能忘记这错托的因缘,忘记这眼见美梦破碎的情之苦楚。



郎君说:“芷兰不要哭,你欢喜么?芷兰欢喜,我也欢喜。苦良娶你你不欢喜,我娶你你就欢喜。芷兰欢喜嫁给我,欢喜嫁给我了。”



知君心事泪纵横,

断肠声里忆旧盟。


大哥,芷兰怎忍心说破,芷兰知道是你,你就是芷兰的君子。芷兰所尝情浓滋味,馥郁芬芳,这一切都是你所酿造和赐予。

与郎君,执手再相看,谁曾料,当时许下此生诺言,尽皆成空。


郎君说:他自斟自饮自酿自尝,这第三瓢酒叫合欢酒,饮了这酒,勾魂摄魄,百味掺杂,他已戒不了。


好梦到手又吹皱,

有悲难说人乍瘦。



郎君他躲躲闪闪,怕芷兰看见,芷兰心下明白,郎君容颜,一半大哥,一半君子。

“吾郎,这一次,让我再好好地看看你。”

“难看。去了这一半才好。”

“不,去了那一半才好看。芷兰从未好好看过,如今想看,却再也看不着了。”




吾郎酿的这坛酒,芷兰已全部喝下了;吾郎说过的话,芷兰一个字都不会漏;君子的歌,吾郎忘记的,芷兰已经铭刻在心头,就让芷兰再来吟唱给你听。



云在天兮鱼在水,

长相依兮无绝衰。

器已具兮炊已熟,

日将出兮偕同归。



这第三瓢酒,是交颈酒。芷兰永随吾郎在桃源洞中……


恍惚惚,郎君踏着朝霞来,

细一看,大哥招手唤玉容。

形同影也同。




——  END  ——

来源:舒袖飞扬

相关阅读

『招牌戏』浙江新梁祝越剧团 戚毕版《梁祝》沈晓红、王文波

剧团招聘,演员求职(1.5更新)

【重磅消息】“中央电视台”戏曲春晚在台州将“温岭市新良祝艺术团”选为(南方)分会场

『李琼燕个人专场晚会』越剧《北地王·哭祖庙》高清视频

晓韵红影——沈晓红生日会嗨翻天

『李琼燕个人专场晚会』越剧《梁祝·回十八》高清视频

越聚大台州台州越讯交流平台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投稿联系:whq06061616

合作洽谈:13666828486

广

本平台承接 广告 业务

合作联系:13666828486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