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算命价格联盟

第六十八章 双头蛇 (网络小说《奇门遁甲》)

楼主:都行易梅花 时间:2020-02-23 06:06:01

点击右上方∮蓝色字“都行梅花易”关注我

小说《奇门遁甲》 作者:孤惑星

第六十八章    双头蛇 


“为什么?”我问道。 

师父摸了摸我的头,“这事情不能说,还是看你以后的经历啊。” 

“哦,好吧。”我略有些无奈地回答。 

宠安以前不敢出现在师父的面前,无非是担心师父看出她的秘密。 

现在,她的举措,算是迫不得已。 

师父的反应,也间接说明,宠安不是什么妖魔鬼怪,至于她的具体身份,当时的我还处于一种很糊涂的状态,并不知晓多少。 

和宠安描述的不同,我离开家的时间,长达八年。而在这八年里,我算是走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 

同时,我也从师父的身上学会了一些奇门遁甲。 

牛学志一直陪着我和师父,我和他的关系虽然不算亲密,但不得不承认,他诚然是我们这一路上的开心果。 

日子基本上,就在师父行善助人,以及我和牛学志争斗嬉戏中度过。 

转眼,又是一年。 

一九八八年,同样也发生了很多事,而其中,最让我难忘的地方,莫过于埋葬青铜棺椁的墓地。 

那块墓地,四周都是连绵不绝的小山,我能和师父找到那里,完全算是一个意外。 

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 

师父带着我和牛学志,在一条小路上缓缓行进。 

烈日炎炎,照得我十分困顿。 

身后的牛学志,则不停地抱怨着,“热死啦,热死啦。” 

我有点烦躁地说道:“小矮胖子,你把舌头伸出来,或许会好一点。” 

牛学志果真照着我说的去做,过了几秒钟,他才反应过来,“败类,你让我学狗?” 

“我可没让你学。”我辩解道。“是你自己笨。” 

“我刚刚跟师父学会了法术,信不信我一个大雷,劈死你?” 

“好啊!”我说道。 

而我的话音刚落,突然身体旁边有种冷飕飕的感觉,我向四周望去,竟看见几处旋风在来回游荡。 

我扭头看了看牛学志,牛学志立马紧张起来,“你、你干嘛?” 

“这是你干的?”我问。 

“什么?” 

“风啊!” 

牛学志摇摇头,“我只是吹牛,还没有那种本事。” 

师父停下了脚步,“栩栩,小牛,这是阴气。” 

“阴气?”我不理解地问道:“什么意思?” 

“阴气是阴灵散发出来的气息,通常会让人感觉寒意连连。通常在游荡了数百年的鬼魂身上,才会有所汇聚。” 

“那就是说,这附近有几百年的鬼魂?”牛学志问。 

“不好说。”师父回答。 

师父刚说完这句话,山中,忽然传来了一声轰鸣,像是有什么东西突然倒塌了一样。 

师父犹豫了一下,“咱们进里面看看。” 

我和牛学志随着师父向山里爬去,小山的海拔不高,不大一会儿,我们就站在了山顶上。 

放眼望去,只见有个大铁架子,正堆在地上,刚刚的声音,就应该是大铁架子发出来的。 

围绕在大铁架子的周围,还有一群人,他们手上戴着白色的尼龙手套,急急忙忙地收拾着各种设施。 

“他们是盗墓贼吗?”牛学志问。 

师父摇了摇头,“不是,他们是正规盗墓者。” 

“正规盗墓者?”我疑惑不已,“和盗墓贼,有什么区别?” 

师父笑了,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别记住师父刚刚说的。” 

“大家别急,别慌,重搭好就行了。”在那群“正规盗墓者”中,领头的人高喊着。 

“咱们下去。”师父说。 

我和牛学志,跟在师父的身后,又开始往山下走。 

“喂,喂,老大爷。”一个年轻人对着我和师父喊道,“你不能带两个孩子进这来。” 

那年轻人戴着眼镜,二十多岁,长得文质彬彬,看面相,很和善。 

师父回答道:“没别的意思,我们只是随便瞧瞧。” 

年轻站起身来,他脱掉了脏兮兮的手套,往师父的身边走来。 

“我们是省文物考古队的。”年轻人说,“正在工作中,闲人免进,请勿打扰。抱歉,请离开吧!” 

师父露出笑容,问道:“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 

年轻人愣了一下,“常、常无缺啊!” 

师父点了点头,“哦,名字不错。大学生吧?” 

常无缺笑了,“哦,对,刚刚毕业,现在属于实习阶段。” 

师父指了指远处的一个半秃头的老头,“他是你们的领导?” 

“没错。领导之一,他是吴教授。” 

“和你在一个学校?” 

常无缺上下打量着师父,“怎么,和尚,你是算命的?” 

“不,我是道士。”师父笑着解释着。 

“别说这些了。”常无缺劝道:“你老人家别凑热闹,赶紧回家吧。” 

师父没理会常无缺,他紧紧地盯着吴教授,竖着耳朵听着他的言论。 

而此时,那个所谓的吴教授正兴致勃勃地说着五花土的特点,他的身边则围拢了几个学生模样的人。 

我虽然不懂五花土是什么东西,但一定和考古挖墓有关系。 

常无缺还是很礼貌地请师父离开,就在这时,吴教授身边的一个女孩,忽然大叫了一声。 

“有蛇。” 

看到蛇,应该不算是一件可以值得大惊小怪的事。女孩大概来自城市,反应有点过头。 

我没把所谓的蛇放在心上,可牛学志,一直拉着我,“嘿,快看。” 

“小矮胖子,你又不是没去过农村。两米长的,我们都见过······。” 

我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牛学志打断了,“不是,你瞧,那条蛇有两个头。” 

我连忙寻找蛇的踪迹,牛学志说得没错。 

这蛇确实有两个头! 

而且,蛇的身子还很长。 

那群考古人员,面面相觑,并不敢拿双头蛇怎么样。 

吴教授说道;“快赶走它!” 

有人拿着长长的棍子,指引着,但是双头蛇无动于衷。 

吴教授示意,让众人慢慢向后撤,不要激怒它。双头蛇一边吐着信子,一边向前靠近。速度不快不慢,好像是跟着这群考古人员,这时,之前大叫的女孩想逃跑,就在她准备加速离开时,双头蛇以更快的速度缠在她身上,女孩看着在大腿上的蛇,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师父连忙高喊了一声:“别动,动它会咬你的。” 

常无缺没时间和师父纠缠,他很紧张扭过头,“殷玥,你别害怕。” 

师父捡起一根木棍,然后他从身上取出了一些药剂,涂抹在木棍的顶端。 

师父朝着殷玥走去,这次,再也没有工作人员阻挠师父。 

双头蛇,看到了木棍,缓缓地从殷玥的身上退去。 

而在双头蛇离开的一瞬间,殷玥瘫倒在地。 

常无缺忙去扶着她,“你没事吧?” 

“没事,只是腿抽筋了。” 

木棍上的药剂,大概让双头蛇感觉害怕,最终,双头蛇缓缓地退回到一个洞中,完全地消失了身影。 

师父将木插在洞口,阻挠了双头蛇的出路。 

师父松了口气,然后他背对着众人说道:“这地方确实有个墓,但是这个墓,很邪,不适合开启。” 

那个吴教授看到了师父,“请问您是哪位?” 

“我只是个游走四方的道士。”师父一边站起身,一边回答。 

“鄙人叫吴孟都,是市里一所大学的历史教授。”吴孟都的意思很明显。他以自己的高学历,向师父证明,自己不相信鬼神。 

“刚刚的那条蛇,就是守护墓地的,你们要是强硬开墓地,可能会遭受意想不到的后果。” 

吴孟都笑了,脸上的表情略有些讥讽。“怎么,这世界还有守护神啊?” 

师父回道:“行走江湖这些年,看到守墓的生灵也不是第一次。你是有文化的人,古文献上不是提及过关于墓穴守护蛇的案例,像刘备的墓穴就传闻有一条白蛇······。” 

吴孟都打断师父的话,他说:“这是一些野史的记录,权威性不高。况且,保护陵墓必然要活到上千年的时间。从生物学的角度讲,那是不可能的。考古中的怪事见得多了,但是都能用科学的方式说通。” 

师父笑着点了点头,没有反驳。 

师父走到殷玥的身边,他拿出了药膏,涂抹在殷玥的腿上。 

“我这药能治抽筋,你放心用吧。”师父笑着说。 

帮助了殷玥,常无缺便对我们也没有之前那么疏远。但他的意见,还是希望我们快点离开。 

师父一直看着工地的工作,他没有因为常无缺的劝导而产生动摇。 

吴孟都教授的身体并不好,在这里指导了一段时间,便去休息了。 

而吴孟都刚走,考古队里的另一个人,就急急忙忙地跑到了师父的身边。 

他的地位应该不低,因为在所有人中,只有他穿得最干净。 

“我一看您老人家,就不一般。”那人用称赞的语气说道,“我叫李狄省,是考古队一个小部门的领导。” 

师父坐在一块石头上,他微微笑着,“哦,领导好,领导好。” 

“吴教授是省里重点大学历史学院的院长。他今年六十多岁,德高望重,经验丰富,曾多次参与省里的重要考古挖掘工作,所以就养成了现在这副不信邪的性格,您老人家,见谅。” 

“那你信邪吗?”师父问。 

李狄省叹了口气,“想不信,也没办法啊!” 

之后,李狄省开始为我们讲述了一个十分可怕的故事!

“为什么?”我问道。 

师父摸了摸我的头,“这事情不能说,还是看你以后的经历啊。” 

“哦,好吧。”我略有些无奈地回答。 

宠安以前不敢出现在师父的面前,无非是担心师父看出她的秘密。 

现在,她的举措,算是迫不得已。 

师父的反应,也间接说明,宠安不是什么妖魔鬼怪,至于她的具体身份,当时的我还处于一种很糊涂的状态,并不知晓多少。 

和宠安描述的不同,我离开家的时间,长达八年。而在这八年里,我算是走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 

同时,我也从师父的身上学会了一些奇门遁甲。 

牛学志一直陪着我和师父,我和他的关系虽然不算亲密,但不得不承认,他诚然是我们这一路上的开心果。 

日子基本上,就在师父行善助人,以及我和牛学志争斗嬉戏中度过。 

转眼,又是一年。 

一九八八年,同样也发生了很多事,而其中,最让我难忘的地方,莫过于埋葬青铜棺椁的墓地。 

那块墓地,四周都是连绵不绝的小山,我能和师父找到那里,完全算是一个意外。 

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 

师父带着我和牛学志,在一条小路上缓缓行进。 

烈日炎炎,照得我十分困顿。 

身后的牛学志,则不停地抱怨着,“热死啦,热死啦。” 

我有点烦躁地说道:“小矮胖子,你把舌头伸出来,或许会好一点。” 

牛学志果真照着我说的去做,过了几秒钟,他才反应过来,“败类,你让我学狗?” 

“我可没让你学。”我辩解道。“是你自己笨。” 

“我刚刚跟师父学会了法术,信不信我一个大雷,劈死你?” 

“好啊!”我说道。 

而我的话音刚落,突然身体旁边有种冷飕飕的感觉,我向四周望去,竟看见几处旋风在来回游荡。 

我扭头看了看牛学志,牛学志立马紧张起来,“你、你干嘛?” 

“这是你干的?”我问。 

“什么?” 

“风啊!” 

牛学志摇摇头,“我只是吹牛,还没有那种本事。” 

师父停下了脚步,“栩栩,小牛,这是阴气。” 

“阴气?”我不理解地问道:“什么意思?” 

“阴气是阴灵散发出来的气息,通常会让人感觉寒意连连。通常在游荡了数百年的鬼魂身上,才会有所汇聚。” 

“那就是说,这附近有几百年的鬼魂?”牛学志问。 

“不好说。”师父回答。 

师父刚说完这句话,山中,忽然传来了一声轰鸣,像是有什么东西突然倒塌了一样。 

师父犹豫了一下,“咱们进里面看看。” 

我和牛学志随着师父向山里爬去,小山的海拔不高,不大一会儿,我们就站在了山顶上。 

放眼望去,只见有个大铁架子,正堆在地上,刚刚的声音,就应该是大铁架子发出来的。 

围绕在大铁架子的周围,还有一群人,他们手上戴着白色的尼龙手套,急急忙忙地收拾着各种设施。 

“他们是盗墓贼吗?”牛学志问。 

师父摇了摇头,“不是,他们是正规盗墓者。” 

“正规盗墓者?”我疑惑不已,“和盗墓贼,有什么区别?” 

师父笑了,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别记住师父刚刚说的。” 

“大家别急,别慌,重搭好就行了。”在那群“正规盗墓者”中,领头的人高喊着。 

“咱们下去。”师父说。 

我和牛学志,跟在师父的身后,又开始往山下走。 

“喂,喂,老大爷。”一个年轻人对着我和师父喊道,“你不能带两个孩子进这来。” 

那年轻人戴着眼镜,二十多岁,长得文质彬彬,看面相,很和善。 

师父回答道:“没别的意思,我们只是随便瞧瞧。” 

年轻站起身来,他脱掉了脏兮兮的手套,往师父的身边走来。 

“我们是省文物考古队的。”年轻人说,“正在工作中,闲人免进,请勿打扰。抱歉,请离开吧!” 

师父露出笑容,问道:“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 

年轻人愣了一下,“常、常无缺啊!” 

师父点了点头,“哦,名字不错。大学生吧?” 

常无缺笑了,“哦,对,刚刚毕业,现在属于实习阶段。” 

师父指了指远处的一个半秃头的老头,“他是你们的领导?” 

“没错。领导之一,他是吴教授。” 

“和你在一个学校?” 

常无缺上下打量着师父,“怎么,和尚,你是算命的?” 

“不,我是道士。”师父笑着解释着。 

“别说这些了。”常无缺劝道:“你老人家别凑热闹,赶紧回家吧。” 

师父没理会常无缺,他紧紧地盯着吴教授,竖着耳朵听着他的言论。 

而此时,那个所谓的吴教授正兴致勃勃地说着五花土的特点,他的身边则围拢了几个学生模样的人。 

我虽然不懂五花土是什么东西,但一定和考古挖墓有关系。 

常无缺还是很礼貌地请师父离开,就在这时,吴教授身边的一个女孩,忽然大叫了一声。 

“有蛇。” 

看到蛇,应该不算是一件可以值得大惊小怪的事。女孩大概来自城市,反应有点过头。 

我没把所谓的蛇放在心上,可牛学志,一直拉着我,“嘿,快看。” 

“小矮胖子,你又不是没去过农村。两米长的,我们都见过······。” 

我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牛学志打断了,“不是,你瞧,那条蛇有两个头。” 

我连忙寻找蛇的踪迹,牛学志说得没错。 

这蛇确实有两个头! 

而且,蛇的身子还很长。 

那群考古人员,面面相觑,并不敢拿双头蛇怎么样。 

吴教授说道;“快赶走它!” 

有人拿着长长的棍子,指引着,但是双头蛇无动于衷。 

吴教授示意,让众人慢慢向后撤,不要激怒它。双头蛇一边吐着信子,一边向前靠近。速度不快不慢,好像是跟着这群考古人员,这时,之前大叫的女孩想逃跑,就在她准备加速离开时,双头蛇以更快的速度缠在她身上,女孩看着在大腿上的蛇,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师父连忙高喊了一声:“别动,动它会咬你的。” 

常无缺没时间和师父纠缠,他很紧张扭过头,“殷玥,你别害怕。” 

师父捡起一根木棍,然后他从身上取出了一些药剂,涂抹在木棍的顶端。 

师父朝着殷玥走去,这次,再也没有工作人员阻挠师父。 

双头蛇,看到了木棍,缓缓地从殷玥的身上退去。 

而在双头蛇离开的一瞬间,殷玥瘫倒在地。 

常无缺忙去扶着她,“你没事吧?” 

“没事,只是腿抽筋了。” 

木棍上的药剂,大概让双头蛇感觉害怕,最终,双头蛇缓缓地退回到一个洞中,完全地消失了身影。 

师父将木插在洞口,阻挠了双头蛇的出路。 

师父松了口气,然后他背对着众人说道:“这地方确实有个墓,但是这个墓,很邪,不适合开启。” 

那个吴教授看到了师父,“请问您是哪位?” 

“我只是个游走四方的道士。”师父一边站起身,一边回答。 

“鄙人叫吴孟都,是市里一所大学的历史教授。”吴孟都的意思很明显。他以自己的高学历,向师父证明,自己不相信鬼神。 

“刚刚的那条蛇,就是守护墓地的,你们要是强硬开墓地,可能会遭受意想不到的后果。” 

吴孟都笑了,脸上的表情略有些讥讽。“怎么,这世界还有守护神啊?” 

师父回道:“行走江湖这些年,看到守墓的生灵也不是第一次。你是有文化的人,古文献上不是提及过关于墓穴守护蛇的案例,像刘备的墓穴就传闻有一条白蛇······。” 

吴孟都打断师父的话,他说:“这是一些野史的记录,权威性不高。况且,保护陵墓必然要活到上千年的时间。从生物学的角度讲,那是不可能的。考古中的怪事见得多了,但是都能用科学的方式说通。” 

师父笑着点了点头,没有反驳。 

师父走到殷玥的身边,他拿出了药膏,涂抹在殷玥的腿上。 

“我这药能治抽筋,你放心用吧。”师父笑着说。 

帮助了殷玥,常无缺便对我们也没有之前那么疏远。但他的意见,还是希望我们快点离开。 

师父一直看着工地的工作,他没有因为常无缺的劝导而产生动摇。 

吴孟都教授的身体并不好,在这里指导了一段时间,便去休息了。 

而吴孟都刚走,考古队里的另一个人,就急急忙忙地跑到了师父的身边。 

他的地位应该不低,因为在所有人中,只有他穿得最干净。 

“我一看您老人家,就不一般。”那人用称赞的语气说道,“我叫李狄省,是考古队一个小部门的领导。” 

师父坐在一块石头上,他微微笑着,“哦,领导好,领导好。” 

“吴教授是省里重点大学历史学院的院长。他今年六十多岁,德高望重,经验丰富,曾多次参与省里的重要考古挖掘工作,所以就养成了现在这副不信邪的性格,您老人家,见谅。” 

“那你信邪吗?”师父问。 

李狄省叹了口气,“想不信,也没办法啊!” 

之后,李狄省开始为我们讲述了一个十分可怕的故事!

 版权所有,如果转载此文必须注明出处,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如何用幺派梅花卦理验证您的家居环境是否正确?以及更多的风水秘诀、阴阳宅风水布局秘法请参加

提前洞察金融市场、股市涨跌把握先机。

网络面授实践三位一体梅花易数基础理论、幺派梅花风水研修,详情请联系


电话:13821341451

微信号:xx448654618

QQ:448654618

新浪微博:小小-褶咧

https://weibo.com/xiaoxiaozhelie   

微信号:xx448654618

博客:小小-褶咧【都行易】

 (http://blog.sina.com.cn/xiaoxiaozhelie)

 微信公众号:douxingyimeihua

长按下方二维码即可关注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