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算命价格联盟

不知忆我因何事,昨夜三回梦见君

楼主:关注微书城 时间:2020-11-03 08:33:44

   “说吧,找我什么事?”五星级酒店奢华的总统套房内,阮瀚宇浓密英挺的剑眉微拧,慵懒随意地坐在真皮沙发上,完美修长的双腿微跷着,尊贵如王者,俊美绝伦的脸上毫无表情,冷冷地问道。    

   木清竹心底涩痛,早已习惯了他的冷漠与疏离,只是心还是像被刀割在痊愈的伤口般,痛得难受!    

   她嘴角动了动,眸色暗沉,淡淡一笑,干脆利落的说道:“我同意离婚。”    

   阮瀚宇一怔,对她的回答很感意外,冰冷黝黑的俊眸微微眯起,抬眼打量着她。    

   面前的女人穿着深V型露肩纯白的雪纺短裙,腰身紧束,将她玲珑有致的身材恰到好处地显摆出来,长发随意披在肩上,显得漫不经心,脸上带着恬静的微笑。    

   一个谈离婚的女人竟能如此镇静,还笑得灿烂,正合她意吧!    

   阮瀚宇墨    

   “不过,我有个条件。”木清竹轻抿红唇,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我要五千万的赔偿。”    

   果然是有备而来,而且胃口可不小!    

   阮瀚宇嘴角的寒意幽深,俊美的脸上满是鄙视与厌恶,不就是为了钱吗,早在意料中了!    

   他慢慢点了根雪茄,猛地吸了口,烟雾缭绕中,木清竹看不清他的表情!    

   什么时候他也开始抽烟了?木清竹暗暗心惊,以前的他从不抽烟,身上永远是那种淡雅清香的薄荷味,让她沉醉!    

   心底的痛渐渐蔓延开来,恍如针尖扎在心房上,密密匝匝的围着她!    

   为了能有勇气说出这句话,自从医院出来后她就在不断地说服自己。    

   三年前,他就提出了离婚,她没有答应!    

   还在很小的时候,她就爱着这个冷漠俊美的男人了,多少年了,爱他似乎已成为了生命里的一部份,就算他冷若冰霜,弃她如敝帚,她也从没有想过要离婚,为了逃避,她独自去了美国。    

   可就在前几天,她接到了医院的电话,爸爸在车祸中去世了,妈妈还躺在医院里。    

   他深眸里流露出来的鄙夷不屑的光,刺得她胸口生疼,可一想到巨额的医疗费,她真的没有选择了!    

   空气里流淌着不安与浮躁的气氛。    

   阮瀚宇沉默着熄灭了烟头,鹰隼的双眼定格在她深V的衣裙里面那条深深的沟里。    

   这个女人离开他三年了,这三年里她到底跟了多少男人,到底要有多饥渴?今日竟然穿成这样来勾引他,为了钱,真的厚颜无耻到了这个地步么?    

   心头怒火如同喷涌的岩浆,阴冷的眼里射出来的是烧红的刀子,可体内却夹杂着一股浓浓的邪火,让他口干舌燥,浑身躁热!    

   似乎自见到她起,这股邪火就开始暗流涌动了!    

   “陪我一夜,我就同意。”他一条长臂搭在沙发背上,头微偏,眼神冰冷,厚薄适中,弧线优美的红唇漾起轻蔑嘲讽的笑,浑身散发出与生俱来的王者霸气。    

   他把她当成了什么?木清竹倒吸口凉气,浑身一颤!    

   三年了,他对她的恨更重了!    

   寒意从脚底窜起,冷彻全身,心中隐藏的那点期望如同跳跃的火星子一点点熄灭,纯白的雪纺裙衬得她娇美的脸毫无血色,曾经的坚持也一点点被吞噬!    

   是的,他永远都不可能爱上她,这只是一厢情愿,自取其辱!    

   在美国打拼三年了,也练就了她能屈能伸的性格!    

   “成交!”木清竹微微抬起头,从精致的皮包里拿出已经签好字的离婚协议递给他,“阮大少,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今晚过后,我们再无瓜葛。”    

   很好!阮瀚宇额角的青筋跳了下,冷冷一笑,朝她勾了勾手指。    

   木清竹忍住羞辱,略微走近一步,脸上挂着一如既往的浅笑,妩媚而又迷人!    

   阮瀚宇鹰兀的双眼夹着火辣的目光注视着她,就在刚才一瞬,他似乎看到了一个悲哀无助的小女人,心里竟会莫名的痛了下,这是怎么了?    

   一定是幻觉,只一秒,面前女人的脸上堆满了媚笑,让他反感之极!    

   他怎么可能怜惜这样的女人?    

   木清竹从他黢黑冰冷的眸里瞧到了自己眼中的那丝胆怯!    

   心跳得厉害,这一刻,她很想转身就跑,可这个念头只在脑海里闪了下就被她否定了!    

   “取悦我。”阮瀚宇的声音冷厉而霸道,他斜靠在沙发上,头微微昂着,微微松开了领口,浑身冷漠得不近人情。    

   取悦?木清竹有点不知所措!    

   结婚这么多年,他喜怒无常,对她冷若冰霜,他们之间的婚姻早已名存实亡!如果不是结婚那晚他喝醉了……    

   “怎么,没有诚心?那就请你出去吧!本大少可没有这么多清闲时间。”看到木清竹站着没动,男人冷冷的说道。    

   死就死!木清竹牙齿一咬,脸胀得通红,猛地俯身捧起他的唇就啃下去。    

   她的红唇贴着他冰冷的唇,带着淡淡的清香,阮瀚宇有片刻失神。    

   这是结婚以来她第一次主动吻他,可这哪里是吻?分明就是在啃骨头,想起她在装清纯,他只觉一股无名的怒火袭上心来。猛地将头一偏,木清竹的吻落空了,脚下一滑,整个人跌入他的怀里。    

   “如此迫不及待的投怀送抱了?”阮瀚宇声音冰冷,浓浓的男人气息夹着炙热的呼吸喷洒在木清竹的耳鼻中,还来不及脱身,一只铁臂就把她拎了起来,狠狠地摔在了软床上。    

   男人有力的大手迅速扯掉了她身上的衣裙。    

   洁白莹润的肌肤,凹凸有致的曲线,呈现在他面前,带着致命的诱惑!    

   “这可是你自己愿意的。”阮瀚宇嘴角噙着冷冷的笑,猛地俯下头吻上去!    

   她的美好,早在那个夜晚他就领教过了,只是,越是美丽的女人,越善于伪装,他十分讨厌!    

   此时想要得到他的怜惜,这种可能性几乎没有!    

   干涩的痛很快就穿透了木清竹的身体,她的心很痛很痛!曾经,她迷恋着他。可他对她,只有冷漠和粗暴。    

   这一夜只是一场交易!木清竹很清楚!    

   既然有些东西必定要付出,那就快乐点吧,因此她痛并快乐着!更何况,面前的男人还是她一直深爱着的!    

   当迷糊的意识渐渐苏醒时,已是凌晨了,木清竹浑身撕裂般的疼痛!    

   她哆嗦着爬起来穿戴整齐,疼痛让她皱起了眉,可脸上却笑若桃花。    

   木清竹有一双晶亮的眸子,明净清澈,笑起来眉眼弯弯,让人不得不惊叹她清雅灵秀的光芒。    

   就像现在,她家破人亡,甚至与她曾经深爱过的男人逢场作戏,她也是笑得从容自若。    

   阮瀚宇正站在落地窗前,淡黄色的灯光圈映在他身上,修长挺拔的背影略显落寞,目光深沉而冷漠!    

   终于结束了吗?木清竹感到一阵轻松,心,却沉重得透不过气来!前面的路将会很艰巨,这一切才只是刚刚开始,她要做的事还有很多……    

   “我可以走了吧!”木清竹神情冷冽,一字一句地朝着阮瀚宇说道。    

   刚走几步,又掉过头来,扬起手中的支票,朝着正面无表情注视着她的阮瀚宇淡淡一笑道:“再见,前夫!”    

   木清竹优雅地朝他挥挥手,轻飘飘地走了。    

   阮瀚宇的身子有些僵硬,目光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    

   A城最大的三甲医院里,雪白的床单衬得吴秀萍的脸白得吓人,端正的五官上即使昏迷着,眉毛都拧成了一团,脸上是惊恐的表情。    

   木清竹面容憔悴,紧紧    

   手术很成功,妈妈的命已经保住了!    

   为了不耽搁治病的最佳时机,这几天木清竹苦苦哀求着付院长,爸爸生前的好友,并保证一定会把手术费凑齐的前提下,医院才及时给妈妈做了手术。    

   只是手术后的妈妈,一直昏迷着!    

   美目中泛起的晶莹渐渐被逼回,她不容许自己哭,转身朝外面走去,该回家拿些换冼的衣服了!    

   心扬小区28层。    

   嘀铃的电梯铃声晃醒了木清竹几近消沉颓废的意志,她失魂落魄地走出电梯门,几个大大的行李箱被扔在了自家门口,房子里面灯火辉煌,人影晃动!    

   怎么回事?    

   木清竹全身一顿,心跳加剧,紧跑几步快速闯进了客厅里。    

   装潢华丽的宽阔客厅里,大伯木锦彪一家正围着客厅到处瞧着,个个兴奋异常。    

   “爸爸,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么华丽的房子从此后就属于我们了。”木清浅双眼放光,与木清竹有几分酷似的脸上是贪婪与媚俗的明艳,她脸颊激动得发红,笑得舒心而惬意。    

   “是啊,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好事。”木锦彪笑眯眯地附合道。    

   “爸,妈,姐,你们快看谁来了?”木盛洪忽然惊惶的大声叫道。    

   所有人的头瞬间都转向了正站在玄关处的木清竹,她的脸苍白胜雪,身形弱不胜衣,眼眸沉静犀利地看着他们。    

   “这个,清竹,你来了。”木锦彪惊愣了会儿后,清醒过来,尴尬地走上来笑笑道,“既然来了,也好,我正有一些事情要告诉你。”    

   木清竹嘴角微勾,扯出一丝冷冷的笑。    

   “清竹,是这样,你爸爸现在车祸去世了,根据木家的祖制,木家的财产向来都是传男不传女,所以这些房子,股票还有一些家产只能过继给我们木家的木盛洪了。”木锦彪大言不惭地解释道。    

   “是么,可我的律师告诉我,这是我爸爸的财产,是应该属于我的,你们这是强取豪夺,现在请你们出去,否则我就要报警了。”木清竹眉眼一挑,全身散发着寒意,语调严厉。    

   会被他们吓倒吗?    

   当然不会!    

   木清竹从来就是不一样的!    

   爸爸在世时,无私地接济着大伯一家,可现在爸爸尸骨未寒,这才几天,他们就来侵吞财产,还打着冠冤堂皇的旗号!木清竹的心凉到了极点!    

   “木清竹,不要不知好歹,我们现在可是好好跟你说话,那是给你脸,告诉你吧,房子的名字早就过继到我爸爸名下了,所有的财产都换成了我爸爸的名字,你若是不服,大可以报警,只怕到时警察来了,因为强闯名宅被撵出去的那个人会是你。”木清浅上前一步,脸上是张扬的笑,瞪着那双漂亮的眸子洋洋得意的说道。    

   果然,他们早就预谋好了一切,她根本没得反抗!    

   木清竹总算领会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无耻!    

   愤怒在心底窜腾,握紧的手微微张合。    

   爸爸木锦慈的遗像就摆在客厅的中间,他浓眉大眼,满脸慈爱的笑着!    

   木清竹只在看到爸爸脸的一瞬间,眼圈一红,喉咙一睹,心里像刀在剜。    

   暗红的电视柜前,木清竹小心翼翼地捧起了爸爸的遗像,轻轻抚摸着,脑中,蓦然浮现出阮瀚宇轻视,冰冷的面孔来,寒意丝丝入扣。    

   很庆幸,直到临死时爸爸都不知道她与阮瀚宇名存实亡的婚姻,这让她多少心里安宁点!    

   悦耳动听的手机铃声不合时宜的响起!    

   “Hello。”木清竹习惯性地开口。    

   “半个小时后来我的办公室。”阮瀚宇低沉磁性的声音永远都是那么霸道。    

   不是已经离婚了吗?凭什么还要颐指气使!木清竹心中冷哼,脸上却是明媚的笑,声音甜美地问道:    

   “瀚宇,找我有什么事吗?”    

   木清竹的声音虽柔却够大,足够客厅里每一个人都听清楚!    

   瞬间,客厅里安静得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    

   木清竹似乎能听到他们慌乱的心跳声,嘴角勾起一丝鄙夷不屑的冷笑。    

   “你说呢,前妻,难道这离婚证你不想要了?亦或不想拿,好籍此为筹码索要钱么?”阮瀚宇邪魅的轻笑带毒,极尽挖苦嘲讽。木清竹的心猛地紧缩了下,脸色白了白,很快就恢复了镇定,甜甜一笑,“瀚宇,你等着,我马上就到。”    

   说完迅速挂了!    

   木锦彪全家人的脸色变了!木清浅更是满脸的忌妒!    

   阮氏集团总裁阮瀚宇,全球财富榜上前十名的风云人物,炙手可热的青年才俊!在A城可谓是只手遮天,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这样的人物他们当然得罪不起!    

   只是木清竹与阮瀚宇的关系,明眼人都知道!落井下石时,他们早就算计好了!    

   可刚刚木清竹正神态亲昵地跟阮瀚宇说着话呢,难道传言有假?    

   “当然,那套公寓,还是你们娘俩的,以后你们就好好生活着吧,有什么困难知会一声,毕竟我们还是亲人嘛。”木锦彪满脸堆笑,施舍般把城郊那套公寓的房产证扔给了她。    

   “哎,你现在不还是阮氏集团总裁的少夫人吗,这点东西又算得了什么,说到底你还是我们木家的人呢,以后有什么好处可要多想着我们点。”木母也是幸灾乐祸,厚颜无耻地说道。    

   木清竹利光如刀,冷冷笑着!    

   “伯父,伯母,给你们三个月的时间,把从我爸这里拿走的东西全部原封不动地还给我,否则我们法庭见,到时别怪我不讲情面。”她双手捧着爸爸的遗像,冰冷的目光逼视着他们的眼睛,声音冷厉,身上淡射出的那股沉静,不是懦弱,而是胸有成竹的从容,让他们心底更加发慌,不敢逼视,纷纷躲闪着她的目光。    

   木清竹捡起地上的公寓房产证,抱紧了爸爸的遗像,拉着行李,在他们面面相觑中一步步离去了。    

   她心里撕扯着,淌着血,眼里是阴狠的光。    

   爱情,亲情,荡然无存,她表情平静得可怕,身体的真气恍若被抽干了般,浑身绵软。    

   不是怕他们,也不是不懂得维权,但她现在真的没有过多的精力来思考这些,毕竟这些并不是最重要的,更何况他们早已坐证了事实,现在对她来说,需要的是忍耐与时间!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