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算命价格联盟

农村少年看手相治病,竟然问女孩亲戚来时是不是会...

楼主:看书馆 时间:2020-11-21 16:51:10



        苏杭是一座有着浓郁古文化的城市,不论是高楼耸立的繁华地带,还是深幽阡陌的小巷僻地,处处都有着浓郁文化气息,甚至就连火车站也建造的颇有古风古味,与现代的炫丽堂皇完美融合别具特色。

  在火车站广场中央,一名少年背着老旧的布包,满脸兴奋的扫视周围的景点,以及来来往往穿着曝露样貌较好的美女。

  那少年年龄十七八岁,个头一米七左右,样貌普通,身上的穿着平平无奇,看起来丝毫不引人注目。

  正值炎炎夏季,酷热难耐,乘客们都纷纷往候车室或售票厅急走,没有人注意广场中央的那少年,自然也无人发现少年在炙热的阳光长达半个小时的灼烤下,额头不但没有汗迹,甚至面不红气不喘,气定游闲的站在那里品评着过往的美女……

  “啧啧啧……难怪老家伙让我来苏杭,这个地方确实不错嘛,景致不错,长相还可以的美女也不少。”少年自言自语般嘟囔着,清澈深邃的眸子不断地扫视着一波又一波过往乘客中样貌漂亮的女子。

  突然,一名相貌漂亮的女子出现在了少年的视线。

  “80分!比之前几个漂亮点……”少年嘀咕着,伸手从兜里掏出手机,抬手将摄像头对准远处的美女准备拍张照片。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穿着朴素,满脸市侩气的中年妇女悄无声息地走到少年身旁,轻轻地拍了他的肩头一下。

  “大兄弟,要盘不?”中年妇女小声地问着,挎在胳膊上的黑色包向上提了提,同时不断地朝少年抛媚眼,似是在暗示什么。

  少年拍照被打断了,脸上却没有表露出丝毫不爽,依就挂着淡淡的笑容,扭头道:“大婶,你挡我手机信号了!”

  中年妇女顿时脸拉的比驴脸还长,恨恨地瞪了眼那少年,鼻腔中发出不屑和恼怒的哼声,转身扭着腰愤愤离开。

  赶走了那名中年妇女,少年扭头寻找刚刚发现的目标,却发现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那名80分的美女已经不知去向了……

  “戳!这么倒霉?好不容易长找见一个长得不错,一眨眼没了!算了,还是先去吃饭吧……”

  少年不爽的嘟囔了一句,四下看了几眼,遥遥的望见广场侧的胡同上方有“美食一条街”的字样,当下他转身准备去“美食一条街”填填五脏庙。

  “美女三千我只取一瓢,长坏了的不要,漂亮的全包……”少年一边哼着自创小曲儿,一边悠哉悠哉的朝“美食一条街”走去。

  就在他走到广场边缘的时候,突然听见背后传来一声女子的惊呼。

  “啊,抢劫啊!”女子的惊呼声柔美清灵,虽然有着惊慌的颤声,但却是非常的好听。

  “咦?声音挺好听嘛,长相应该不错……”少年立即停下脚步,心里带着一丝期望,扭头朝声音传来方向看了过去。

  百米外,一个染着咖啡色头发,脖间戴着银白色链子的男子,手里抓着断子带子的女式提包,飞快地在人群中左钻右撞。在他身后不远处,一名美女满脸焦急地边追边喊。

  “抢劫了,快拦住他,他抢我的包……”

  柔美清灵的声音再度响起,但周围人听后不但没有人上前帮她,反而纷纷避开抢包男,生怕自己惹上麻烦,结果可想而知,周围人的躲避给那名抢包男让出了一条路,抢包男跑得更加顺畅起来。

  少年转过身,站在周围人给抢包男让出的绿色信道中间位置,目光灼灼地盯着不远处焦急追赶的美女。

  那美女样貌娇艳,体态丰腴,浑身上下散着一股成熟妩媚勾人万分的气息,上身穿着一件高V领白色衬衫,饱满惊耸的将衬衫的扣子撑得紧紧绷起,似是在下一秒即将撑爆……

  柔软的腰部,随着她奔跑的加剧,晃得人眼花缭乱。

  “漂亮,93分!要是皮肤能再变得更好些的话,娶来当老婆绝对能羡慕死师傅那个老货,哼,一百个师娘有什么可吹的,老子一个全部秒杀!”少年双眼冒光看着那美女,心里愤愤不平想着。

  “小子,给爷滚开!”抢包男见那少年站在原地没有让开,有要出头的意思,顿时怒吼一声。

  他压根就没有把少年放在眼里,刚刚抢包时,周围那些个子高大身材魁梧的大汉们都不敢拦他,眼前这个身板瘦不啦叽的小子还敢跟自己叫板?

  抢包男回头看了眼猛追自己的女人,见那女子离自己有几十米远,心里也松了口气,面目狰狞地朝挡路的少年冷冷的瞪了过去,在他想来,那女子离自己还远,如果眼前小子真要强出头,凭自己的身手,打丫的三五个绝对富余,收拾完这小子也完全能跑得掉!

  少年听见抢包男的吼声,恋恋不舍收回目光,看了眼飞奔而来面色凶恶的抢包男,侧了侧身,让出了一条路。

  抢包男脸色一喜,嘴里发出一声蔑视,嘲讽,不屑的笑声……

  而这一幕落在周围人眼内,不少人纷纷摇头,看向少年的目光也变得嘲讽鄙视味十足,甚至有的暗骂“没种”。

  就在抢包男满脸得意的从少年身边经过时,异变突生!

  那少年朝抢包男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随即伸手拿过抢包男手中的女士挎包,与此同时,顺势抬腿朝着抢包男踹了一脚。

  砰!哧啦……

  抢包男惨叫一声,身子如同被棒球棍击中的棒球斜着飞出去,随即狠狠地摔在了马路边沿,直到他晕过去前也没有反应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甚至脸上还残留着对那少年的嘲讽之色,目光疑惑、茫然、诧异地看着从挎包拽扯下来的带子。

  突来的这一幕把所有人都震住了,就连追赶抢包男的美女一时也愣了,谁也没有想到身材瘦弱的少年居然一脚能将一百多斤的人踹飞,高手,绝对的高手!

  少年毫不在意周围人的目光,他看了不远处晕死过去的抢包男,喃喃自语道:“唉,难怪师傅那老家伙说古武没落呢,抢劫这么高难度的事,现在居然是人都敢干!”

  这番话传进周围人的耳中,无异于滚滚雷霆炸响,把所有人都雷了个外焦里嫩。倘若那抢包男听到的话,肯定会跳脚大骂:老子要是高手,还抢毛的劫啊?

  短暂的震惊过后,围观的人们都恢复了清醒,默不作声的发扬“有事围观,出事一哄而散”的高贵品质,纷纷装作无事的模样匆匆走开。

  此时,被抢的美女满脸欣喜略带些惊诧地跑了过来,“谢谢你小兄弟,真是太感谢了……”

  看到自己的挎包失而复得,美女一时间情绪激动难抑,除了感觉之外她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以表达内心的喜悦,柔美清灵的声音兴奋的有些发颤。

  少年目光灼灼的盯着美女的全身上下,越看越是心动不已,下山第一天就能遇见这么漂亮的美女,看来自己要走桃花运啊!

  美女并不知道少年在看见她时就打起了主意,见少年盯着自己不动,她也开始打量起了眼前的少年,如秋水般的眸子顾盼生姿,妩媚勾人。

  粗略的打量了几眼,美女心头有一股淡淡的亲近感,她发现眼前的少年身高、体型和脸盘和上大学的小弟有点相似……

  一念至此,她立即警醒过来,心下暗叹自己应该是太想几年未见的小弟了,否则不可能对一个陌生的大男孩有产生莫名其妙的亲近念头。

  “美女姐姐,你的包!”少年打量了一会儿,感觉一直盯着美女不太礼貌,抬手将夺下来的挎包递了过去。

  “啊?谢,谢谢……”美女听到少年对自己的称呼,脸不由地红了一下,虽然她一向对自己的相貌很满意,说是美女毫不为过,但在大庭广众下被这么喊,还是头一回,为了避免尴尬,她补充了一句,“我叫乔馨馨,你呢小兄弟?”

  “馨姐,我叫林东。”少年灿烂地笑道。

  听到这个称呼,乔馨馨愣了愣,这顺竿往上爬的也太快太明显了吧?

  如果换成别人的话,她肯定心有不悦,甚至都会怀疑对方是不是对自己有什么企图,但是对于眼前的少年的称呼,她却是打心里没有丝毫的厌恶,且不说林东刚帮了她大忙而且还和自己的小弟有点相似,单是他那深澈如泓,没有丝毫的杂念的眸子,就足以令乔馨馨放下心中的戒备。

  “谢谢你啊林东,要不是你,我的包肯定被抢走了。”乔馨馨说道。

  林东正欲张口说话时,一阵咕噜噜的响声传了出来……

  乔馨馨一听,立即说道:“饿了?我请你去吃饭怎么样?”

  “好啊!”林东很坦然地一口答应下来,“馨姐,咱们去美食一条街吧!”

  乔馨馨懒得纠正称呼,更何况自己的年龄确实要比林东大许多,当姐不吃亏。

  当下,乔馨馨紧紧抓了抓挎包,带着林东朝美食一条街走了过去,至于那倒霉的抢包男,二人完全直接忽略了。

  美食一条街离二人大约有二百米,乔馨馨和林东边走边聊,渐渐互相熟络了起来。

  随便找了一家小饭馆,点了几个小菜后,乔馨馨和林东面对面坐在桌前闲聊。

  “林东,你打算在苏杭长住,想好找什么工作了吗?”乔馨馨问道,刚刚在聊天中她知道林东只身一人来苏杭,身上即没钱,苏杭也没亲戚,而且他还打算在这里长住,于是才有此问。

  “找工作?我不需要找工作啊。”林东说道。

  “不找工作你怎么吃饭?”乔馨馨疑惑道。

  “馨姐,我不找工作也会赚很多钱的,不愁吃饭!”林东十分坚定地说道。

  “嗯?怎么赚钱?”乔馨馨不太理解,看着林东一脸的笃定,心下不由地好奇起来。

“我会医术啊。”林东随口道。

  “你会医术?”乔馨馨将信将疑的看着林东。

  “是呀,不信的话,咱们可以当成试验试验嘛!”林东笑着说道。

  “好啊,你打算怎么试?”乔馨馨饶有兴趣地问道。

  林东嘻嘻笑了笑:“很简单,只要馨姐你把右手给我就好了。”

  “嗯?”乔馨馨有些犹豫,但禁不住内心的好奇,迟疑了下便将嫩滑的右手递到林东面前。

  林东轻轻握住柔夷,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一丝得逞的笑意,但他隐藏的非常好,乔馨馨并没有发现。

  “馨姐的皮肤颜色还算好,就是有些粗糙了一点,改天的配几服药改善一下。”林东在心里暗自嘀咕着,双手却是毫无顾忌的摸着乔馨馨那柔弱无骨的右手。

  乔馨馨见林东只摸不说话,想起刚刚他盯着自己发愣时的模样,心里不由地产生一个念头——这个家伙不会是故意说瞎话趁机占便宜吧?““你这是给我号脉啊,还是看手相啊?”乔馨馨笑吟吟的闻到,脸上丝毫没有怒色。

  如果换成其他人捉住她的手不放,她早就大骂或者抽手愤愤离开了,但面对林东,她总有种看见了小弟的感觉,想生气也生不起来。

  “馨姐,你说的看手相那是《金篆玉函》,山、医、命、卜、相里面相术玄学的一种,我会的可不是一般的医术,比那个强多了。”林东笑嘻嘻的说道。

  乔馨馨不知道林东说哪一大堆东西都是什么,但她大体能够明白:“这么说来你的医术也能通过摸骨看相看出病因?”

  林东摇摇头:“不能。”

  “那你抓着我的手看什么?”乔馨馨问道。

  “看皮肤啊!”林东脱口而出,随即他感觉说漏嘴了,急忙补充了一句道:“呃,通过皮肤也能看出身体的一些疾病……”

  乔馨馨白了眼林东,没好气的抽回了手。“看了半天,你看出什么来了吗?”

  “当然看出来了。”林东讪讪一笑,随即认真的说道。“馨姐,你身体里的小毛病到是不算,你的肠胃应该不太好吧?还有一些小顽疾,比如说……亲戚来的时候会比较疼,呃,一天内会痛三次左右,而且一次比一次严重,对不对?”

  “啊?你……”

  乔馨馨心中震惊,没想到林东竟然真的看出来了。不过,他就这么直接谈论痛经这种女人的秘密时,让乔馨馨还真有些不好意思。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问道。“你真的只是摸了我的手就看出来这些?”

  “那当然!”林东得意的随口说道:“其实痛经还是比较好治的,而且效果最好的时机就是例假来的前三天,效果最好。不过馨姐,看你的皮肤似乎还稍微差了些,不如回头我帮你开些药,保准你的皮肤比现在好上很多。”

  “真的吗?”乔馨馨听后有些激动。

  林东笑眯眯的看着乔馨馨,同时暗动玄功,心念一动,数股青色之气从丹田传出脑海,一道如同雷纹般淡青色的光芒在林东的眼中一闪而过,紧接着一声声微弱的声音已然在耳边响起。

  “我吃了不少西药跟重要,试了三十几种方法也没见皮肤有什么改善,他能行吗?看他的样子这么年轻也不像什么医道大家,杏林高手的样子啊。”乔馨馨看着林东,脸上有些迟疑,心中暗暗嘀咕起来。

  但乔馨馨并不知道,此时她心中所想的事情,已经完完全全的被林东用天机道藏中的破妄眼秘术探查了个清清楚楚。

  乔馨馨正暗自嘀咕的时候,目光微转间看到林东那深邃的眸子,一瞬间她恍惚感觉有些失神,那眸子清澈如弘,仿佛有着一股吸引她的魔力,唯一令她心悸的是,林东的双眼里泛起的光芒,似是能够看穿她的心思,让她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就好像自己什么都没穿似的的坐在林东面前,内心的一切全部都被看光了的感觉。

  “你,你盯着我做什么?”乔馨馨没有来的感觉有些心虚。

  林东开口说道:“馨姐,你是不是不相信啊?没关系,刚才来的时候我好像看见有一家中医店吧?不如你跟我去一趟,回头药配出来效果如何你一试便知,肯定会比你以前吃过的那些西药跟中药管用。”

  “啊!”乔馨馨心里咯噔了下,他怎么知道自己吃过不少的中药跟西药?不过她随即又想到,林东刚才只是摸了摸自己的手就知道病症,想来医术肯定不差,能看出她试过不少药房实属正常。

  一念至此,乔馨馨这才感觉到有些心安。

  “先吃饭吧,吃完饭再说!”乔馨馨说道,心下却有些期待。

  林东也没有多说什么,抄起菜来就是一通风卷残云般的狂扫,乔馨馨并没觉得有什么雅不雅观,她的心思都集中在林东配出来的药能改善自己皮肤的期待上了。

  简单的吃完了午饭,乔馨馨起身付了账。

  “走吧,馨姐!”林东说着,迈步出了饭馆。

  中医店的规模不小,离饭馆也不太远,乔馨馨跟林东出门没走多长时间就到了药店门前。

  刚一进去就能闻到很浓厚中药的味道,乔馨馨微微皱了皱眉,似乎不太习惯这种味道,而林东却已经拉着她走道了药店柜台前面。

  “两位需要点什么?本店的中药品种齐全,价格公道,而且保质保量,绝对物美价廉。”一名模样有些猥琐,穿着白大褂的青年,很热情的招呼道,只不过话经他的口,说出来有点推销的味道。

  林东到也不在意,点点头随口说道:“我要买几种药材,我说,你记。”

  “好咧,没问题。”猥琐店员应声道。

  林东沉吟了片刻,开口说了几种药材的名字:“白芷,白茯苓,珍珠粉,淮山药,三莲花年份三十年的,卢梓年份要五十年的,花果子要二十年的……”

  语调不快不慢,但却十分的笃定,没有丝毫的犹豫,一口气说了能有差不多七八种。

  乔馨馨在旁边听的有些目瞪口呆,这些药材有的听过有的没听过,甚至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记住了吧?”看着猥琐店员放下笔,林东问道。

  “记住了,我这就帮你抓。”猥琐店员点点头,转身就开始抓药。

  “真没看出来你对中药挺熟悉的啊,刚才说的那些有很多我都没听过,不知道做什么用的。”乔馨馨有些惊叹的说道。

  林东笑笑:“吃饭的本事如果都不熟的话,还不饿死了。”

  “我现在有些相信你了,仅仅是摸了摸皮肤就能看出这么多事情来。不过……你现在又看出什么了?”乔馨馨抿嘴问道。

  “现在?”林东有些愕然。

  “是呀,刚才你摸了那么一会就发现了很多问题,现在你可都握了半天了?”乔馨馨抬了抬手,林东这才发现自己还握着乔馨馨的手呢,顿时讪讪一笑,连忙放开。

  乔馨馨白了一眼到也没说什么,看不出是不是在生气。

  猥琐店员看着林东跟乔馨馨两人打情骂俏没注意自己,心中暗喜。这里面有几种药材价值不菲,悄悄的换了些年份稍差的,从外表上基本一样,很难分辨出来。

  但其中的差价却很高,悄悄这么一换未必影响效果,中药嘛本来就见效慢,自己却能捞点外快,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做了。

  将药材都找出来之后,猥琐店员才笑眯眯的说道:“这位先生,药材都已经抓好了,是装起来还是帮你搅碎?这个是免费的,很快就可以弄好。”

  “不急,我先看看。”林东摆摆手,低头检查了起来。

  看着他这么认真的在检查,表情严肃,猥琐店员的脸色顿时不自然起来,有些忐忑的看着林东。

  “先生你就放心吧,我们店里的药材绝对保质保量,我弄这行也有些年头了,肯定不会拿错的。”

  林东没有回答,不置可否的样子让那猥琐店员心慌了起来,他虽然不太相信林东能够辨认出来,但还是有些做贼心虚,看着林东将几种药材挑出来放到一旁,忍不住开口保证,试图蒙混过去。

  林东闻言停了下来,猥琐店员顿时心中松了口气,赔笑的说道:“先生,我们这的药材进的都是上等货,保质保量,打听一圈都知道绝对是信得过的。”

  说着主动的将药材混到一起帮忙装起来,林东却伸手拦住了他。猥琐店员看了一眼,犹豫道:“怎,怎么了?”

  林东看着他嘴角微微的翘了翘,表情若有所思,眼神让猥琐店员觉得心慌无比,仿佛将自己的心思都看透了似的,让他不由的胆怯。

  猥琐店员讪讪笑笑:“先生,您,您这么看着我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应该清楚啊!”林东笑眯眯的看着他,那眼神仿佛有一种穿透力一样,顿时让那猥琐店员心虚起来,眼神闪躲,声音有些发虚。

  “我,我不清楚先生您什么意思?”猥琐店员讪笑的说道,眼神有些闪躲。

  “死不承认吗?算了懒得跟你废话,这几种药材的年份不足。”林东撇撇嘴,淡淡的说道。

乔馨馨本来有些好奇林东的举动,现在听他这么说顿时惊讶不已。年份不足?按理说应该不会拿错啊,听口气好像是那猥琐店员故意偷换了?打开门做生意应该不会做这种事吧?看了几眼就判断,好像有点草率吧。

  “这位先生你说笑了,怎么可能年份不足呢,本店的药材绝对是保质保量的。”

  听到这话,猥琐店员心里咯噔一生,没想到真被看出来了。可表面上却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暗地里却朝着旁边微微打了个眼色,这种事情以后发生过,自有解决的办法。

  随着他的眼色打过去,不远处的角落里有一个穿着中山装的老者,一头雪白银发,长的慈眉善目,看起来颇有几分杏林行家的感觉,迈着八字步走了过来。

  “这位小兄弟,我刚才好像听你说怀疑这几种药材年份不足?要不要我帮你鉴定鉴定?我叫刘得昌,是中医协会的副领导,对于鉴定药材到是有几分本事。”老先生走过来很热心的说道,同时递过来一张名片。

  林东接过来看了一眼有些意外,道:“没想到在这种地方还能遇到这种有身份的重量级,还真是够巧的,巧的让人觉得不太相信。”

  旁边的乔馨馨听到这话觉得林东好像有些过分了,正好有个明白人看看也无妨,万一林东看错了怎么办?随即插话说道:“那就麻烦老先生帮忙看看吧。”说罢,看向了林东。

  林东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之前听到林东的话老先生的眉头忍不住皱了一下有些忐忑,后来听见乔馨馨这么一说顿时松了口气,微微笑着说道:“平时我也没什么爱好,帮忙鉴定药材,既能保证不让人受骗,又不会让人随意的污蔑店家罢了。”

  “刘老先生,那就麻烦你了啊。”猥琐店员胸有成竹,对这药材好像很有自信的样子。

  老先生朝着店员微微笑了笑,然后像模像样很专业的架势查看了起来。

  猥琐店员趾高气扬的开口道:“药材肯定没问题,否则的话就自砸招牌了。等下没问题的话,你必须要道歉!”

  看着他如此胸有成竹,乔馨馨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林东,心里有些埋怨林东太自信了,看样子肯定是看走眼了。不过林东的表情却很淡然,甚至嘴角还微微翘着,仿佛是不屑的冷笑……

  老先生检查半天,将药材放下,摸了摸山羊胡,缓缓说道:“小兄弟恐怕看走眼了,你需要的年份跟这几种药材的年份一致。”

  “听见了吧?老先生说了年份一致。哼,本店卖地药材年份从来都不带差的,你这是不懂装懂,让人笑话。”

  猥琐店员本来就知道结果是这样,随即得意洋洋起来。他的样子本来就猥琐,如今在配合上趾高气扬的表情,让人看了觉得厌恶。

  “辨识中药需要常年的积累,这几种药材从外貌很难辨认,就算是经验老道的人也很容易认错的。”老先生担心林东恼羞成怒,很‘善解人意’的帮林东解释了一句。说完,还特意看了眼猥琐店员,似乎有些不满他刚才说话那么冲。

  “刘老先生这话就不对了,打开门做生意讲究的就是信誉、口碑,如果不懂装懂随便污蔑,那以后怎么做生意?人云亦云,造成了本店声誉的影响,我怎么交代?”猥琐店员得理不饶人,鼠眼瞪的溜圆,怒视林东。

  林东抿嘴淡淡的说道:“那你想怎么样?”

  “必须道歉,而且还要赔偿损失。店的声望以及我个人的名誉损失,不多,三千块钱,只要你拿出三千块钱,这事就过去了。”猥琐店员的嘴脸顿时变的丑恶起来,甚至还有些狰狞。仿佛不给钱,这事就没完一样。

  乔馨馨忍不住说道:“这事我们欠缺考虑是我们不对,可以道歉,但也不能太过分吧?除了我们之外店里根本没别人,没有造成什么影响,凭什么要我们三千块钱。”

  “凭什么?就凭他不懂装懂,自以为是,对我们店进行污蔑。这钱,你们必须得赔,要怪就怪他!”猥琐店员咧嘴得意的说道。

  “如果真是污蔑,我自然不介意道歉赔偿,不过,你以为你们两个合伙糊弄,我就会上当吗?自己傻别把别人也当成傻子!”林东陡然开口。

  老先生微微皱眉,鼻子发出恒生,似有不满:“小伙子,我好心帮忙你可别不识好歹。”

  “什么素质,死不承认还污蔑刘老先生,真是可恶!”猥琐店员在旁边帮声说道。

  看着他们这般模样,又看了看乔馨馨有些担心的样子。林东摇摇头,叹了一声:“算了,我也懒得跟你们耽搁时间了,也罢,让你们长长知识,以后骗人也多几分把握。”

  说完,随手一指:“五十年的卢梓纹路清晰,弯中带直,你拿出来的这个纹路明显偏淡,非常稀薄,呈弯曲状,年份连十年都不足,撑死不超过三年,而且还是培育并非野生的。外表虽然差不多,如果真的专家的话,一眼就能看的出来。”

  老先生听到这话顿时咯噔一下,脸上忍不住浮现出惊讶。

  旁边的猥琐店员好歹也有些经验,在加上老先生的样子哪能不知道林东说的是对的。但这个时候却不能承认,咬牙道:“你说我就信啊,我还说有稀薄偏淡,曲线状的才是五十年份的呢。”

  林东看了他一眼,摇摇头,眼神似乎很怜悯。“三莲花最好辨认,年份越久上面的花朵越少,超过三十年才有三朵莲花,而你这确实四朵,很明显年份不足。你们一个卖药,一个所谓的副领导?这么浅薄的辨认知识都不懂,还敢忽悠人,真不知道丢人啊!”

  林东不客气的鄙夷,猥琐店面跟那老先生已经目瞪口呆,表情慌慌。而旁边的乔馨馨也是无比震惊,原本以为是林东看错了,却没想到峰回路转,看他们被林东说的哑口无言,就算乔馨馨再笨,也明白怎么回事了。

  猥琐店员表情飘忽,贼眼在林东跟乔馨馨身上扫来扫去。这次是遇到行家,显然是忽悠不过去了,咬了咬牙,店员忽然面露狰狞,黄幽幽的牙齿露了出来,也不知道多久没刷。

  “小子,甭说没用的,这药材今天你想买也得买,不想买也得买!”猥琐店员咆哮一声,挽着袖口,摩拳擦掌似乎准备动粗。

  “我要是偏不买呢?”林东看了一眼,淡淡的说道。

  “那老子就逼你买!”猥琐店员朝着旁边的老先生打了个眼色,紧接着竟然伸手朝着林东抓了过去。

  老先生这时候微微撤了几步,眼睛看向门口,似乎在把风。

  “自讨苦吃。”

  林东原地没动,左手如同闪电般伸了出去,在猥琐店员的手碗上轻轻一点,猥琐店员顿时感觉到一阵疼痛感传来,顿时停了下来,揉着手疼的龇牙咧嘴。

  不过他却没不敢贸然动手了,看着林东那淡然的样子总觉得他好像是个练家子,低头一看手竟然都肿起来了,心中更是惊讶不已。

  “糟了,怕遇上硬茬子了,耍横恐怕不行了。”猥琐店员皱着眉头,眼角警惕的看着林东,眼睛却朝老先生看去,指望他帮忙。

  老先生却仿佛根本没看到似的,依旧盯着门口。开玩笑,他又不傻,刚才林东那一下他看的真切,自己这把年纪了,挨一下可不是闹着玩的。反正每次也就混点吃喝,犯不上搭上这把老骨头。

  “该死的!”猥琐店员看见老先生竟然打算置身事外心里骂了一句,眼睛一转,他忽然有了主意。猥琐的胸膛抬了起来,下巴微微扬起,冷笑的看着林东。

  “小子,别以为你会几下功夫就牛,你先是故意在店里捣乱,然后还恶意打伤我,如果你要是不赔钱的话,我就报警。”

  “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耻啊,明明是你们做的不对还敢威胁我们报警,好啊,你报警啊!”乔馨馨听到气恼的回了一句。

  “这可是你说的?别怪我没提醒你,如果我表哥来了,赔偿可不是区区三千块钱了!”猥琐店员说着,目光在乔馨馨的身上来回打量。

  “报警?表哥?难道他表哥是警察?”这眼神让乔馨馨觉得很恶心,但又有些犹豫,拿不定注意的朝林东看去。

  林东沉默不语似被吓唬住了,实则,林东却暗自调动起玄功,青色气流传入双眸,青色气流在双眸中快速运转,眼前那店员内心所有的念头被探查了个一清二楚。

  看见林东跟乔馨馨一下子没了声息,店员更加得意了。

  “知道怕了?知道怕了就少TM嚣张……”

  话还没说完,林东忽然一个箭步窜到他面前,紧接着手一扬,一个巴掌打了过去。

  这一巴掌将那猥琐店员打的昏头转向,呆了老半天才反应过来:“你TM疯了?你敢打我?信不信我叫我表哥来收拾你,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未删节版内容】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