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算命价格联盟

清风皓月,相与忘形

楼主:梅园品诗 时间:2020-11-22 16:12:19

01

佳作引入

满庭芳·红蓼花繁

秦观

红蓼花繁,黄芦叶乱,夜深玉露初零。霁天空阔,云淡楚江清。独棹孤蓬小艇,悠悠过、烟渚沙汀。金钩细,丝纶慢卷,牵动一潭星。

时时,横短笛,清风皓月,相与忘形。任人笑生涯,泛梗飘萍。饮罢不妨醉卧,尘劳事、有耳谁听。江风静,日高未起,枕上酒微醒。 

02

作者简介

秦观,扬州高邮人,字少游,一字太虚,别号邗沟居士,学者称其淮海居士。苏轼曾戏呼其为“山抹微云君”。

官至太学博士、国史馆编修。一生坎坷,所写诗词,高古沉重,寄托身世,感人至深。他长于议论,文丽思深,兼有诗、词、文赋和书法多方面的艺术才能,尤以婉约之词驰名于世。著有《淮海集》40卷、《淮海词》(又名《淮海居士长短句》)3卷、《劝善录》、《逆旅集》等。为“苏门四学士”、“苏门六君子”之一。

这段是从百度百科抄来的

接下来我换一个视角解读一下秦观

要说秦观也是一个很神奇的人,他闻名于后世大多是因为他写得一手好词,谁人不闻《鹊桥仙》?谁人不知“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这令多少痴男怨女牵肠挂肚的千古名句?这句有名到什么程度?连星爷的《九品芝麻官》这一经典喜剧都引用了。(PS: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秦观被黑的最惨的一次23333。。。。)

话说这句本堪称各种情书表白时引用诗词的首选佳句,平日反而少有人用了,比如我就没用过嘛(咳,跑题了)就是因为过去用的人太多反而拉低了它的身价,卓尔不凡的词句如今反而沦为俗套的代名词,实在可惜。(不知道这是不是写得太好的副作用。。。)

然而事实上,秦观并不算一个专职词人,在他的一生中留下100多首词,要说也不算少了,(词圣苏东坡也不过才300多首)然而他另有诗430余首,文250余篇,诗文相加远超词作数倍。

更意外的还在后面。我特地查了一下苏轼的创作分布情况,想不到差距更为悬殊:诗2700余首,词300余首,文4800余篇。什么概念?不考虑诗词文的篇幅差距,千古词圣一生的词作仅占其毕生创作的4%?!

我们素有“唐诗宋词,明清小说”的说法,然而即使是在词最为鼎盛的那个年代,从体量上看词与主流文学体裁之间依然有着难以跨越的鸿沟。这之中缘由太过复杂,此处不再赘述。(作为一个忠实的词研究者我表示很痛心)

回到刚才的话题,苏轼同样是诗文多于词,但这并不奇怪,因为他的诗文同样闻名于世,他本人更是身列“唐宋八大家”之席,诗词文全满贯还确实是纵观古今难有敌手。但到秦观这里,同样没有是以诗文创作为主,却并没有在诗文上有较大收获,反而是不太注重的词帮助他以婉约派重要词人的身份在词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秦观在我的榜单中大致在6~10名之间,他的词很有柳永的遗风,(苏轼曾为此批评他:“不意别后,公却学柳七”)却弥补了柳词过于平白单调的缺点,自成含蓄隽永之风,语出似未尽,然意已全出,不可谓不妙绝。然而其继承有余而开拓不足,未于境界上过多提升,故未能在排名上更进一步。

03

佳句赏析

说真的,这首词的佳句很多,面面俱到反而不好。我挑了两句自己最为喜欢的解读。小伙伴对其他句子有独到见解的欢迎留言 。(PS:这次不会忘记开留言了(捂脸))

金钩细,丝纶慢卷,牵动一潭星

每次默念这首词的时候,我总是会把“丝纶慢卷”中的“慢”默认为“漫”,事后翻看不禁哑然失笑,细细一想,这一字之差,心境却是相去甚远。

何为“漫”?那是一种慵懒无谓的心境,所谓“无谓”,便是对什么事都不在意,才会连卷帘都显得漫不经心。这种场景哪最常见呢?闺怨诗。这个字的感情色彩一下子就黯淡了,画风急转直下,显然是与原作不符的。

那么“慢”又如何呢?慢慢卷起丝纶,看湖水倒映的繁星,看夕月在烟霭中勾起的弧度,这就是一种欣赏自然之景的闲适之情了。“慢卷”虽然看上去迟缓,但却显得沉静悠然。

但这句话更打动我的还是“牵动一潭星”,或者说是前后句巧妙串连。卷帘牵动湖水,水波荡漾星辰,以动牵静,加以巧妙的联想,从静谧之景中表现活泼的一面,承接前面“悠悠过,烟渚沙汀”的怡然潇洒,更加体现词人已达到忘我之境。

耳根似飙谷投音

过而不留,则是非俱谢;

心境如月池浸色,

空而不著,则物我两忘。


这一联堪称我迄今为止见过最好的对偶句,而它所描绘的那种心境,与本词所描绘的极为吻合,但秦观所写看上去很闲适安然,其内心并非词作表面看上去那么平和。为何?且看下句:

清风皓月,相与忘形

“清风皓月”四字本就堪称神来之笔,“相与忘形”更是充分发挥了秦观含蓄而又不失张力的语言优势,把眼前清明之景那摄人心魄的魅力、那种心旷神怡的体验完全表现了出来。这句重在写心境,本来是降速的句子,选字上却显得饱满,(自己开口读一遍便可明白)将读者带入较为深沉的意境中却又不破坏全词推进的节奏。

这句也是一个经典的情景过度手法,前承“时时横短笛”,后起“任人笑生涯”,衔接自然,浑然天成。

我们来想象一下这个动人的场景:深夜独泛孤舟,穿过浩渺的烟波,悠远的笛声从水面扩散开去,又仿佛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牵动思绪;皓月当空,清风掠影,波光宛如温凉的美玉,吞吐着星辰大海。

这里肯定有小伙伴不同意了,景都写到这个份上了,难道此时秦观的内心不是闲适自得的吗?不是旷达潇洒的吗?“饮罢不妨醉卧”何其洒脱?如此美景,难道不值得“相与忘形”吗?

平生得见此景,此生无憾,当然值得了。

但是,景的分量到了,人却不行。

众所周知,秦观是“苏门四学士”之一,是苏轼的老铁,苏轼在官场上的失意就不多说了,“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作为苏轼的嫡系部队,秦观自然也是难逃此厄。经考证,秦观此时被贬郴(chen 一声)州(今属湖南),伴随着哲宗亲政,旧党下台,他终究没有逃脱和恩师相同的命运。多年的贬谪生活,流徙南疆瘴疠之地,曾经通达的仕途风光不再,只剩坎坷。写这首词时他已48岁,离其最终辞世也不过3年光景,“泛梗飘萍”般的辗转流离又岂是如他所写的那般随意?

虽然并不是说历经坎坷就一定心怀愤懑,毕竟他的老师就成就了豁达乐观的千古佳话,但秦观与苏轼终究是不一样的,苏轼的人生观在五千载华夏文化中都是独树一帜的存在,我们不能要求一个至情至性的秦观能想苏轼看得那么开。

没错,此时他是旷达潇洒的,“尘劳事、有耳谁听”也的确是他的真实想法,但我们还是能嗅到一丝被压抑的愤懑。因为那毕竟是一个不羁的灵魂,纵使万代光阴逝去,纵使生活使他面目全非,那种与生俱来的灵性,那种淡语皆有味浅语皆有致的魅力,不会被任何事物抹平。

他终究是有些不甘的,他还是在想,如果能再给他一次施展才华的机会,这一生会不会有所不同?正如上次在《鹤冲天》赏析中所说的那样,古代文人还是把功名看得很重,并不是为了利禄,而是那个时代文化的基本价值所决定的。

冯熙曾评:“淮海(秦观)、小山,古之伤心人也;少游以绝尘之才,早与胜流,不可一世,而一谪南荒,遽丧灵宝。”少游仙逝时刚过知天命之年,甚至还比恩师苏轼先走一步,可叹上苍无眼,天妒英才,执意带走了这位伤情千古的淮海居士,带走了山抹微云的飘逸潇洒,带走了金风玉露的缠绵悱恻。

所幸,他的努力没有白费,他的词句,至今仍在传唱,他的名字,至今仍有人铭刻在心。功名不过一时,富贵不过三代,而对秦观而言,不朽的,绝不仅仅是词句而已。

04

尾声

是什么时候,我们开始麻木,开始在繁忙中迷失自我?想要追求的东西很多,人生却苦短,不如意十之八九,但我们为何连那弥足珍贵的十之一二都难以寻回?牺牲内心的净土,放弃生活之乐,执意在征途上苦苦折磨,真的就算是不枉此生吗?

不知何时,我才能再见清风皓月,才能卸下重负,相忘于江湖?如果不能逃出凡尘俗世,至少不要再错过那些转瞬即逝的美好。

得见清风皓月,人生之幸也;若再得同道之人相知相与相忘,人生之大幸也。

下期预告:

小伙伴们记不记得刚刚文中提到的古之伤心人有两个,淮海指的是秦观,那么小山是指谁呢?

猜到的童鞋可以进一步猜猜我会讲他的哪一部作品。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